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一世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通灵鬼眼-第1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年里已经光顾了这小店不知多少次,是翠竹园的常客。
今天看来翠竹园的生意很冷清,我和柳如雾进到店里的时候,没有发现有其他的客人,只发现林哥一个人不知道在后堂忙碌着什么,见我们进来也不像往常一样热情的迎上前来招呼,只顾着在后堂忙,我和柳如雾常来,也不以为意,坐在店里等着林哥出来。心里想,反正也要等成东林他们。
我和柳如雾自己倒了茶,边喝边聊,一直聊到成东林三人到来,还不见林哥出来。此时已经是月落西山、华灯初上了。
我急了,招呼着成东林等三人坐下,奇道:今天这林哥是怎么了?怎么也不见他出来招呼一声啊?
我说完就往后堂走,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呆了。林哥见我走进后堂,竟然挥舞着手中的菜刀指着我,恶狠狠的说:林晓龙,你别过来!我今天听说,凡是你出现的地方,就会有幽灵出现,凡是与你交往过的人,都会被亡灵诅咒,我可还不想死,我求求你放过我,以后再也不要来翠竹园了好吗?就算我上辈子欠你的!你们给我走!
我的心如掉进了冰窟,我真的是一个不祥之人吗?真的每一个接近我的人都会被死亡的阴影浓罩吗?我看着以前和蔼可亲的林哥如今形同陌路,凶巴巴的样子,本想分辩几句,话到嘴边我又咽了下去,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眼泪从我的脸上悄悄滑落,我用衣袖擦干,不想让柳如雾他们看到我的脆弱。我没有说什么,默默地退出后堂,回到包房里。
成东林他们显然已经听到了林哥的大声咒骂,他们已经全部站了起来准备走出包房。
柳如雾问道:晓龙,怎么了?
我淡淡地回答:没什么,今天林哥没空招待我们,我们走吧!
他们四人都知道我说的是谎言,但谁也没有戳穿,一行人随着我往翠竹园外走。走出翠竹园,夜风一吹,我的脑袋清醒不少,想起大家都还没有吃晚餐,还饿着肚子,我强自笑道:东林,我看这样好了,我们四个男生回你的宿舍,如雾负责替我们买夜宵送过来,我们一起在你宿舍里宵夜如何?哦,对了,如雾你记得多买一份宵夜,柳青在医院躺着还没有吃饭呢?
我的提议得到了大家的赞同,我们四个男生回宿舍,柳如雾买宵夜。本来兴高采烈的一次聚会却因我的原因搞得扫兴而归。
柳如雾送来了夜宵,没有和我们一起吃,说是明天要跟我们出远门,今晚想早些休息,因为翠竹园里林哥那一幕我也不是很有心情,没有留她,由她去了。
我们四个人加上成东林宿舍里的几个男生除了将柳青的那一份留着之外,将柳如雾送过来的宵夜三下五除二消灭干净。
吃完宵夜,还不到八点,李孔亮和赵云烈负责替柳青送饭,成东林负责联络刘局长和林校长,打听有没有十年前程庭坠楼事件那个目击者的下落。我感觉有些累,留在了成东林宿舍休息。
晚上九点钟的时候,成东林回宿舍里来了,他带回来重要的消息。杨帆校长已经在学校打听出十年前那个目击程庭死亡中文系男生的下落了。那个男生叫田荆南,家住在广西南宁十万大山中央的一个小山村南岭村里。从N大学提前毕业回家之后,当地政府本给他在南宁安排了一份工作,却由于他的神思恍惚,单位让他回家休养,十来年了一直呆在老家。
杨帆和刘天还要成东林告诉我,原计划不变,明天一早由我负责带领成东林、柳如雾、以及专案组里一个叫做张刚的防暴队员出发去寻找田荆南,一定要安全的把他带回学校不能出任何的差错,否则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力气,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


第十九章 来自亡灵的恶咒
我感到了肩上责任的重大,既然连那个神鬼莫测的张天师都认为这个田荆南会是程庭报复的对象之一,那我能够安全的把他带回学校吗?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受过惊吓,有些精神恍惚的病人?
管不了这么多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成东林看出了我心中的忧虑,不无担心的对我说:晓龙,你能行吗?
事已至此,我还能说些什么呢?刘局长他们看得起,要我负责,再说我对自己也有信心,我除了有九叔公传给我的天道酬勤外,身上还有剩下的两道灵符和成东林骚不可闻的童子尿作为屏障!有了这些,我还担心什么?张天师不是说,成东林的童子尿就是程庭的克星!如果是遇到程庭的亡灵,只要成东林尿得出来,自然是不怕!
想到这里,我展颜一笑:东林,不怕!我们并肩作战,把那田荆南接回学校即可!
成东林自然想到了我说的并肩作战是怎么回事,脸刹的又红了。他自己也知道他的尿液腥臭无比,骚不可闻!
成东林宿舍的男生基本上都睡下了,我和成东林躺在一张床上有话没话的聊着,我突然意识到,今天我们又被程庭的怨灵缠上,忽视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谭征宇呢?谭征宇去哪了?他的幽灵居然被我们忽视了?明天我就要离开校园,去寻田荆南,如果要是谭振宇的亡灵再作祟,又该怎么办呢?
我平静的对成东林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东林,今天我们忽视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东方贵校长应该是死于谭征宇之手,今天我们被程庭的亡灵缠上,竟然忽视了这个事情。我有一个想法,想去15栋历史系男生的宿舍502看看,我有一种预感,今晚会在502寝室碰到谭征宇的亡灵!
我话音刚落,我能感受到谭振宇挨着我的身体索索发抖:晓龙,你真要去吗?
我答道:我必须去,我想凭借我昔日跟谭征宇的交情上劝说他放手,放过所有一切无辜的人!
成东林的话音明显颤抖:晓龙,你决定了吗?如果你决定了,我陪你一起去吧?毕竟有个照应!
我清楚成东林说出这句话应该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我说道:东林,没有办法,我现在最坚强的依靠就是你了,你陪我去吧?
黑暗中听到成东林的答复:晓龙,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我也不怕了。好,我陪你一起去!
我和成东林悄悄地爬起床,悄无声息地走出宿舍往历史系15栋男生宿舍而行。
夜黑无光,星星和月亮都躲进了云层,偏偏还刮起了夜风,我和成东林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历史系15栋男生宿舍而行,一路上我能听到成东林粗细的鼻音,似是害怕到了极点。不过有成东林的陪同,我反倒什么也不惧怕,心里平静得很。
历史系15栋五楼的学生全部迁往了学校的招待所,我们从一楼走到五楼,都没有碰到任何人,一楼到四楼的学生此刻全部已经进入了梦乡。
我和成东林走上五楼,五楼好安静啊,安静得几乎能听得到我和成东林的心跳。我和成东林慢慢滴向502寝室靠近。
昔日熟悉的楼层才十来天左右变得如此陌生,黑暗中我扫视了502寝室一眼,心里感概万分,这个寝室曾是我大学三年最温暖的归宿,最温暖的港湾,可就是现在,却变得如此陌生?
502寝室的们并没有上锁,我轻轻滴一推,门就开了。
我和成东林手牵着手慢慢滴进入,就像进入到一个可以让我们魂飞魄散的空间,这一刻,我们的心里依然充满恐惧。
就像我预料的一样,我和成东林刚进入502宿舍,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这个声音曾经伴随我大学三年:晓龙,我就知道你今晚会来,我一直在等你!
这是谭振宇的声音,我感觉到成东林拉着我的手一直在发抖,显然他也听到了谭征宇的说话。
我运足目力在黑暗里望去,看到谭征宇的身子悬浮在502寝室他昔日的床铺面前,看不清面孔,他背对着我们说话。
我大口的呼吸了几口空气,以平静自己内心的不安:是的,振宇,今晚我的确是特意过来会你的,我心中有很多疑惑想问你!
没有我想象中的剑拔弩张,也没有我预料中的生死对决,我听到谭征宇亡灵平静的声音:晓龙,你是我在生时最好的朋友,你有什么你说!
我看不清谭征宇的脸庞,但我能听出他话语中没有恶意,我的胆子大了起来:征宇,我不管你现在有什么想法,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谭征宇在黑暗中话语冷冰冰的:你说!
我静下心来,问道:征宇,我想问你,东方贵校长的死亡是你造成的么?
我听到谭振宇依然是冷冰冰的声音:是的,他就是我杀死的!谁叫他执意要将我尸体火化,不止他该死,还有董方乾那个老头、警察局的那个小张都该死!他们都等着吧,过不了多久,他们都会来阴间陪我!
我浑身打了一个寒颤,央求道:征宇,我求你看在昔日我们是好朋友的份上放过他们吧?
谭征宇一声冷笑:放过他们?他们又何曾放过了我?你苦苦求他们不要火化我的遗体,他们又可曾听到?你不要多说了,我会让他们死得比东方贵更难看!
我听出了他话音中的恶毒,想到柳青被程庭的鬼魂两次附身的事情,又问道:征宇,那个引领你跳楼身亡的程庭又是怎么回事?他已经两次附在了柳青的身子上意图伤害柳青,我们该怎么办啊?
谭征宇听我问到这件事情,话音居然也有些颤抖:晓龙,你管好自己就行,干嘛管那么多闲事?这个事情我也无能为力,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我听出了他语音中的害怕,大声说道:征宇,柳青是我的好朋友,也是你的好朋友,难道你就不管他的死活了吗?还有,这个程庭亲口跟我传话,说不会放过一切与这件事情有关的人,包括我,你也不管吗?
我居然听到了谭征宇长长的叹息:晓龙,你知道吗?那天晚上医院的事情,程庭上了柳青的身子,我已经尽力了,可我奈何不了他啊?
又听到谭征宇说:我知道你明天将去寻找十年前那个目击程庭死亡的田荆南,你知道田荆南已经是程庭报复的对象了吗?我劝你不要去了,此行危险重重,先不说程庭会怎样对付你们,光游荡在广西那十万大山里的怨灵就够你应付了。据我了解,程庭已经跟那些怨灵取得了联系;你们此去凶多吉少,还是收手吧!
我心里毛骨悚然,可想到田荆南也是一条无辜的生命,毅然地答道:征宇,成事在天,谋事在人,广西之行我已经决定了!不管前途有多凶险,任何人也阻挡不了我的决心。我想最后劝你一句,你放手吧,免得万劫不复!
我不想跟他说出那个张天师到来的事情,但我心里清楚,凭他的魔力一定不是张天师的对手。
哪里想到谭征宇居然输出这一番话来:晓龙,你不用劝我了,我死得不明不白,最后连个尸身也不能保全,我现在不能投胎做人,已经成为游荡在阴间的游魂,我哪怕是灰飞烟灭,也要将执意把我的遗体火化的人杀死方能平复我心中的怨气,我走了,你们好自为之吧!
黑暗里我也没有看到谭征宇怎么作势,瞬间消失在我的眼前。我感觉到成东林拉着我的手手心里全是冷汗,我轻轻地说道:东林,他已经走了,我们回去休息吧?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成东林嘴里喘着粗气,自然是吓得不轻,答道:好!我们回去吧!
回到成东林的宿舍已经是午夜十二点,我们不敢拉亮电灯,怕惊扰众人,关门,脱衣服,然后睡下。
躺在床上,我又哪里睡得下?耳边、脑海里全是刚才我与谭征宇的对话,我感觉到董方乾、张警官他们真的已经被死亡的阴影浓罩,或者说还有我们这一系列的参与者?
睡在我身旁的成东林可能是由于疲劳的缘故,已经发出均匀地鼾声,我闭着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