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一世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通灵鬼眼-第1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听到那二锅头酒瓶在餐馆里噗通一声,碎成碎片,没有喝完的酒浓烈的香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我竟然有了一种想法:或许这是个好兆头,我能救下这汉子的女儿,同时也使他获得新生。
因为行走的全是村野小道,车子开不了,我们将车子停在枫林渡小餐馆的面前,跟着汉子一路步行。
我们跟着那汉子愈行愈远,枫林渡镇上的一切已经望不见,我紧随慢行,一路走一路跟着汉子闲聊。
那汉子告诉我,他叫金大贵,住在枫林渡镇的马家巷村,今年三十五岁,跟老婆杨芳结婚十来年方才生下这个女儿。中年得女的他欣喜若狂,将女儿取名金宝,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丢了,爱若珍宝。
金宝出生后很乖巧,活泼可爱,聪明伶俐,如今已经将近五岁,招人疼爱。
金大贵为了添补家用,于去年在枫林渡小镇上开了那家酒店,也不要妻子杨芳做其他的事,只要她悉心照顾好金宝就行。
一个星期以前,院子里一个远房的婶娘去世,金大贵因为餐馆里面的生意放不下,打发妻子杨芳带着金宝回家做客,没想到做客回到镇上,一进餐馆金宝就病了,发着高烧说着胡话。夫妻两吓坏了,金宝可是他们的命根子,他们连夜将金宝送到了镇上的卫生院。
在卫生院又是输液又是扎针,住了两天,金宝的病反倒更加严重,昏迷不醒了。卫生院的院长对他们夫妻两发出病危通知书,告诉他们,孩子已经没救了,赶紧回家准备后事。
夫妻两抱着金宝,一路痛哭着回到马家巷老家,看着昏迷不醒的孩子,整天以泪洗面,却又无可奈何。很奇怪的是,回到家中的金宝虽然处于昏迷状态,但几天过去了,依然有微弱的脉搏和呼吸。
夫妻两一筹莫展,只是整日整夜的守护在金宝的床前,看着昏迷中的金宝,心如刀绞,痛彻心扉。
今天金大贵实在忍受不了内心的煎熬,一个人独自回到镇上的小餐馆,借酒消愁,以泪洗面,然后碰上了我们。
听到金大贵说出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我的心里反而踏实了,心中已经隐隐猜到,事情或许就出在他那个死去的远房婶娘身上,是他这个婶娘的亡灵在作祟……
走了大约四十分钟的路程,方才到达马家巷村。这时已经是下午两点,我们看到在田里忙活的农户们纷纷走上田埂,准备回家吃午饭,此起彼伏的炊烟从各家的屋檐角散出,飘在村子里的上空。
村子里绿树成荫,桃红柳绿,莺莺燕燕,我们听到了久违的空山鸟鸣。
好一派世外桃源的景象!却哪里料到,在这平静的田园风光中居然隐藏着作恶的幽灵?潜藏着死亡的危机!
走上田埂的农户们都往我们这一行人看来,眼里流露出惊异的目光。很显然,这个村子里很少有外来的陌生人进入。他们看到走在我们队伍前面的金大贵,在低声的交谈,似是在叹息金大贵的不幸,同情惋惜……
金大贵哪里有心情去顾及别人的看法,哪怕是同情和叹息?他带着我们一路疾走,很快的就来到了他的家中。
金大贵的家是典型的农村四排三间的户型,坐北朝南,通风透气,门前栽满了垂柳,屋子的傍边载着各种果树,屋后有翠竹松柏,我初一看,还真有一种回到家里的感觉,可现实告诉我,这里不是我的家,我来到这里是来给人家驱邪避魔的。
我走进堂屋,霎时间感觉到一股阴冷之气扑面而来,我浑身打了一个寒颤,却并不害怕,通风透气的房子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我注意到了堂屋的竹椅上坐着一个年近四十的妇人,蓬头拓面,两眼浮肿,看摸样已经几天没有洗脸、没有梳头了,此刻正木然的看着我们一行人走进堂屋。
当她一眼看到走进屋子的金大贵时,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发疯似的向金大贵扑了过,对金大贵又撕又咬,嘴里叫骂着:你个没用的男人,你个懦夫,你还知道回来啊?你救不了金宝,你还算个父亲、算个男人吗?你不是选择逃避、不管我们娘儿俩了吗?那你还回来干嘛,你不如就此死在外头算了……
我知道这个妇人就是金大贵的妻子杨芳,即将失去爱女的悲痛已经彻底打垮了这个女人,让她频临崩溃的边沿,她此刻恨不得杀了金大贵的心情我很理解。
金大贵没有防备,进屋即被杨芳拉扯住,他一边躲避着杨芳挥舞在他脸上的手指,一边挣扎:阿芳,你……你……你这是怎么了?你疯了啊……你给我住手,你看,我不是担心金宝,把能救治金宝的高人请回来了吗?阿芳,你放手啊……
杨芳充耳不闻,嘴里依旧叫骂着:金大贵,反正我也不想活了,今天我就与你拼了,大家一起死了干净。
看到这个阵势,我和成东林、张刚、熊必可正欲上前将杨芳拉开,一声清脆穿透力很强的声音在堂屋里响起,是柳如雾的声音:大嫂,你放开杨大哥吧?我们是来救你女儿的!
或许是柳如雾陌生的口音杨芳容易听得到,也可能是同是女人,杨芳更愿意接受来自同性的声音,她听到柳如雾说完之后,慢慢地松开了撕扯着金大贵的手,双手捧着头,坐到地上失声痛哭起来。
我示意柳如雾上前劝说杨芳,让她安静下来,懂事的柳如雾走上前,抚摸着妇人的肩头小声的劝说开导。
我则催促着金大贵带着我们四人走进了旁边的一个偏房。
房间里的陈设很简单,一桌一椅、一个火柜,房子的角落里堆着一些杂物,散发着陈年的霉气,房子的中央摆放着一张雕花的木床,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这木床应该是那个妇人杨芳娘家陪嫁过来的嫁妆,只有嫁妆的东西才会做工这么精细。
床上躺着奄奄一息的女娃就是金宝了,我快步走上前去,掀开蚊帐一看,果不出我预料,躺在床上昏迷过去的金宝,印堂发暗,两眼有黑色的圆晕,嘴角似乎有白色的液体流出,散发着腥味,果然是中邪的征兆!
我大声吩咐金大贵,快去拿些陈年的茶叶和米来,有急用!
金大贵对我的话如奉圣旨,赶忙去找陈年的茶叶和米。
在我的心里早就想好了几种帮金宝驱邪的方法,茶叶米、硫磺、菜刀、还有我怀中剩下的那两张灵符,实在还不行,就只有用成东林骚不可闻的童子尿了。成东林的童子尿连程庭那样成煞了的邪灵都惧怕,我就不信还制服不了一个普通的幽灵?
慌了神的金大贵找来找去就只有在自家的米桶里找到了米,却怎么也找不到陈年的茶叶,他嘴里念叨着:茶叶呢?茶叶呢?我记得还是前年清明的时候在山里采折回来晒干放在家里,一直没有用的,怎么就找不到了呢?
本来在柳如雾劝说下还一直痛哭失声的杨芳突然止住了哭声:你个死鬼,茶叶不是你放在厨房里的碗栈上放着吗?你什么记性啊!
金大贵一拍脑袋:对了,我怎么就忘了呢?
金大贵将找到的陈年茶叶和米很快的交到了我的手中,我要他拿一个圆盘过来,要将茶叶和米和在一起。
金大贵找来一个很大的簸箕,我也不管这么多了,将大簸箕放到地上,把茶叶和米放在一起。我正准备捧着茶叶米洒向金宝身上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幽灵附体,如果一旦离开了金宝的身子逃跑了怎么办?我又不能长期的守在这里。要是在房子门口和窗户上各插上一把锋利的刀子,幽灵逃跑经过房门或者窗户,一般的幽灵肯定会被格杀,如是遇到魔力稍微高强的亡灵应该也会被锋利的刀锋所伤。
我正在思考这个问题,旁边的成东林忍不住了,说道:晓龙,你怎么了?你倒是撒啊?
说完就欲去捧茶叶米。我喝道:东林,且慢,我们布一道防线再撒!
成东林愣住了,直直地望着我,不明白我所指的再布一道防线是怎么回事。我微微一笑:金大叔,麻烦你再去找两把锋利的菜刀来,我有用!
菜刀?金大贵不明就里。我点点头,是的,你快去。我早已经注意到了,这个房子就只有一道门和一个很窄小的窗户。
金大贵很快的就拿来两把菜刀,我吩咐张刚和熊必可将两把菜刀分别插在了房门口和窗户上!


第二十二章 邪灵让道
一切准备就绪,我抓起了两捧茶叶米,口里轻轻地念叨:我不管你是哪路神仙和亡灵,我现在就要你离开金宝的身子,还一个活波可爱的金宝给我们,得罪之处,还请莫怪……
我没有念出声来,嘴巴一张一合,看得成东林他们在旁边神秘兮兮的,以为我正在念什么高深的咒语。
念完之后,我将手中的茶叶米又放回簸箕里,端起地上的大簸箕,将簸箕里的茶叶米全部倒在了金宝的身上。
一瞬间,蚊帐无风自动,我感受到了一股阴风从蚊帐里窜出,扑面而来,直向那窄小的窗户扑去,意图从窗户窜出。插在窗户上的菜刀突然刀光一闪,我清楚地听到一声惨叫!但那股阴风仍然从窗户那窄小的口子里钻了出去。
我跑到窗户边,从窗户上取下菜刀,居然看到菜刀上有一丝墨绿色的液体滴下,我连叹可惜。
成东林他们走上前来,问我可惜什么?我拿起菜刀给他们一看:这刀不是很锋利,只是剁伤了它,它逃走了,我想还会有麻烦!
成东林、张刚、熊必可、金大贵四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我口中所说的它是什么?我想他们应该没有看到那阵阴风,听到那声惨叫。
我微微一笑,对金大贵说:金大叔,金宝已经没事了,她很快就会苏醒过来!
我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了金宝虚弱的叫声:爹、娘……你们在哪里?我肚子好饿啊……
啊?金宝?金宝?金宝她真的醒了……金大贵像个孩子一样高兴的跳了起来,忽然又失声痛哭,双泪长流:阿芳,你听到没有?金宝她醒了,她在叫我们呢?
杨芳又疯又跳的进房来了,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木床:金宝,金宝,娘的乖儿子,你终于醒过来了,吓死娘了……说着抱着金宝大声的哭了起来。
金大贵跑到床前哭了一会儿,又来到我的面前,搂着我一把就跪下了:小兄弟,你真的是高人、我金大贵的再生父母啊!你说,你需要什么,只要是我金大贵拿得出的我一定给你……
我用力的扶着眼前这个涕泪滂沱的大男人,心里苦笑:我哪是什么高人?就连半吊子大师也不是,我只不过是机缘凑巧,看了《天道酬勤》那本小册子,受了七叔公的影响,学了这么一点,凑巧救了金宝而已,哪敢谈要人家什么礼物?何况,我心里还有一层更深的忧虑,刚才逃跑的那个幽灵说不定还会跑回来报复,该如何是好呢?
成东林等上前将金大贵用力的扶了起来,金大贵止住了哭声:阿芳,金宝说肚子饿了,你怎么光顾着高兴,不去给金宝弄饭啊?哦,对了,这几位大恩人连中饭都还没有吃过的,光忙着高兴,我把这件事也忘了……
杨芳从床前站起,对躺在床上的金宝说:金宝,你乖啊?你已经几天都没有吃东西了,你再睡一会,娘弄好了饭就来叫你!
我听到金宝低低的应了一声嗯,翻转身又睡着了。
杨芳走到我们的面前,对金大贵说:大贵,你还愣着干嘛?我去煮饭,你去村子里卖只鸡回家杀了,好好款待一下我们的大恩人。哦,对了,我们家院子的桂花树下不是还埋藏着前年酿的一坛重阳酒吗,去挖出来,好好地跟恩人们喝上几杯!
清醒过来的杨芳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麻利的下厨房忙碌去了。金大贵将我们安排在堂屋里坐下,泡了一壶茶上来,自去院子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