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一世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通灵鬼眼-第3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们不认识我,可我也没有停留,看都不看他们一眼,走出医院,向着悦来客栈的方向走去,此刻我心里有一种残忍的快意。


第四十九章 哥抽的不是烟,是寂寞
柳如雾先我一步回到悦来客栈房间里,关上房门,扑到床上失声痛哭起来。成东林、岳小飞的突然死亡对她的打击太大了,她忍受不住这来自身心和外界的双重煎熬,她频临崩溃的边沿……导致成东林、岳小飞莫名其妙的死亡竟然来自那古老的村落,该死的古井恶咒,她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奇的死亡,却来不及救他们。
她觉得自己是一个罪人,他们虽然不是因她而死,但她觉得自己有一定的责任。自从在柳林宾馆梦境里遇到璇玑道姑,无意间得到《天道酬勤》古书,她这一路上无时无刻不在瞒着其他人勤修苦学。
师傅璇玑道姑曾经说过,她已经帮她已经开了天眼,这世间将没有任何一种祟物能逃过她的眼睛;如果学全《天道酬勤》里面驱鬼降魔的法子,那她就能降服世上一切的妖魔鬼怪。柳林宾馆里灭了作恶多端的白荷就是一个很好的列子,那次她只用了阴魂吟和踏雪无痕的步伐,甚至来不及用威力超强的亡魂十三杀……
可这两天遭遇的凶灵她却无法看到,更无法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成东林、岳小飞死亡。她有一种来自内心深处最恐怖的悸动,那个夜晚、那座柳林,白荷魂飞魄散之前曾经说过,那个魔力高强的魅尸先生不会放过自己的……莫非魅尸先生真的已经跟上了自己这一群人?
天哪?如果是这样,那就麻烦了!魅尸先生手下掌控着这十万大山里所有穷凶极恶的孤魂野鬼,单单派上几个残忍的孤魂野鬼,就够自己这一群人吃不消了;若是亲自出马,那还得了?
柳如雾感觉自己这一群人已经被死亡的阴影重重包围,窒息得让她喘不过起来,随时随地会出现的凶灵恶煞,像时刻会要了自己的性命……
从南宁出发的六个人,如今两死一伤,只剩下了三个人,她不敢想象,剩下的旅途将怎么走下去,又将如何去完成刘天局长交给的任务?如果放弃,那成东林、岳小飞的死亡、熊必可的昏迷不醒显得极其没有意义;如果坚持,那前途未知的凶险又时刻危险着这个特别行动小组仅剩下的三个人,或许……归来的时候,他们这个特别行动小组的人是否还有人会活着?
柳如雾不敢再想下去,用衣袖擦干脸上的泪水,从床上爬了起来,发疯似的从行李里翻出那本古书《天道酬勤》和阴魂吟、以及那把型似古琴的亡魂十三杀摆在床上,双手合十,默默地祷告:师傅,请你一定要保育弟子和其他人平平安安的完成任务,找到那该死的田荆南,将他带回学校……
做完这一切之后,柳如雾将东西重又收进行李,因为璇玑道姑曾经吩咐过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要保密。
这个时候,我带着一种戏弄了欧阳修他们后残忍的快意回到了悦来客栈,敲开了柳如雾房间的门。
我看到了柳如雾脸上残存的泪水,关心的问道:如雾,你怎么了?
柳如雾一把抱紧了我,双手使劲的箍着我的腰,好像怕失去我似的,让我喘不过起来。她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弄湿了我的脖子:晓龙,我害怕,好怕啊……我想我们此次遇到的不是一般作恶的邪灵,而是及其厉害的邪魔,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柳如雾的哭诉让我从那种残存的快意中醒来,将我拉回了现实:是啊,现在该怎么办呢?但我想到我是男子汉,需要给面前这个柔弱的女人一个坚强地依靠。我强自镇定,用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如雾,别怕,一切有我在……
柳如雾松开了箍紧我腰的手,抬起一张惊恐万状、梨花带泪的脸来:晓龙,我还是害怕……
我用手轻轻拭去柳如雾脸上的泪水,爱恋的望着面前这个犹如受惊兔子一样的女子,心里长长地叹息:原本她是不用跟着我来走这一段危险重重的旅程,可是因为我,她来了,如今我却连保护她的能力也没有,我算什么男子汉,连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我心在滴血、落泪,却不敢表露出来,我知道,越是危机的时刻越要保持镇定,不能自己乱了方寸,自乱阵脚。
我将柳如雾拉到凳子上坐了下来,轻轻地说道:如雾,不用怕,你看,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我们不是好好地吗?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好了,我会保护好你的……
或许是我的话语起了一些作用,柳如雾慢慢地停止了抽泣。我看她的情绪逐渐稳定,放下心来,又对她说:如雾,熊必可今天下午会有专人将他开车送到南宁市中心医院进行救治。我已经跟张刚商量好了,我们今晚在这糖浆口镇上再住宿一晚,明天清早就出发前往岭南村,你记得要休息好!
柳如雾紧抿着嘴唇,点了点头。
我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竟然已经是下午五点整,跟张刚约定来客栈的时间也差不多了。
我说道:如雾,越是紧要关头,我们越要振作,快到吃晚餐的时间了,你洗过澡休整一下,等张刚过来我们就一起去吃晚餐!
柳如雾答道:好!晓龙,我听你的!
我出了柳如雾的房间,走进自己的房间,脱光衣服,进到浴室,将水龙头开到了最大,用毛巾狠狠地擦洗着身子,似乎想把这几日来的恐惧、担忧、伤心、难过全部的冲洗掉……
洗过澡,我躺在床上休息,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上,任一个一个从我嘴里吐出的烟圈在我的头上盘旋。
过去,我是从不吸烟的,可自从那神秘古道上岳小飞给我吸过一支烟以后,我竟然有些上瘾了,难道我是在用烟缓释自己的估计和害怕吗?我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今年网络最流行的一句经典得心痛的句子:哥抽的不是烟,而是寂寞……
可我抽的是烟,不是寂寞,而是恐惧!我自嘲的笑笑。
时钟指向六点钟的时候,张刚开着车过来了。他告诉我,熊必可已经在去南宁市中心医院的路上了,是南宁市公安局过来的人亲自护送他的。
我放下心来,问张刚:要不要先洗过澡,然后再一起去吃晚餐?
张刚答应着走进了浴室。
晚上七点钟,天已经快完全黑了下来。我和张刚调整好心情,敲开柳如雾的房门,一起去悦来客栈的饭厅吃晚餐。经过岳小飞住着的那间客房时,我看到了那房间已经被公安贴上了封条,后背摹地就升起了一股重重的凉意,居然寒彻心扉,我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张刚意识到了我的异常,用力拍了拍我的肩膀:晓龙,没事!
他嘴里这么说,可我明显感觉到他拍向我肩膀的手有些颤抖,他应该也是有些害怕的,可我不敢说出来,感激的应道:嗯,没事,我相信一切会好起来的!
柳如雾莫名其妙的瞪了我们一眼。
悦来客栈整个住宿的房间里静悄悄的,除了我们三个房客没有其他的客人。也难怪,客栈里刚莫名其妙的死了一个客人,并且还是一个警察,任谁都会害怕,哪里还有人敢前来投宿?
可我的想法错了,此刻悦来客栈的饭厅里来了一老一少两个客人,正在饭厅用餐,晚上是准备在客栈里住宿的。
当我走进客栈饭厅的一刹那,尽管那一老一少两个客人经过明显的乔装打扮,可我一眼还是认出了他们,来者竟是西山寺弃寺逃跑的方丈苦海大师和那会使“若苦飞刀”百发百中的小和尚若苦?
我惊出一声冷汗,继而有些兴奋,如同异地遇见了亲人,快步走上前去,话音里带着明显的惊喜:苦海大师,若苦,是你们?
苦海大师头上戴着一顶斗笠,遮住了原本光秃秃的头,很奇怪的他竟然没有用那黑色的口罩蒙着面孔,莫非他就这两天两夜的时间已经将那《玄灵绝学》练到了第十重、已经恢复原状了?
我正在猜想,看到苦海大师警惕的抬起头来,果然,正如我想的一样,他的牙齿已经完全恢复了原状,跟普通人一样了。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明显的惊喜:林施主……林老弟,是你们?
是我们!我差些就掉下泪来。
小和尚若苦激动地站了起来,拉着我的手:大哥,真的是你?我说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呢?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你?
若苦,是我!
苦海大师见我脸上神色异常,眼里有泪光闪动,又回头看看张刚、柳如雾,眼里闪过一丝诧异的神色,问道:林老弟,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你另外的两位朋友呢?
我沉声答道:他们死了……
若苦手中的筷子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清澈的眼神里满是迷茫:林大哥,怎么会这样?我们才分别两天的时间啊……
苦海大师也迷惑的望着我。
我对张刚、柳如雾说道:你们先吃饭,我跟他们说说话……
张刚带着柳如雾在另外的一张桌子坐了下来,点了菜,等着服务员开饭。
此时悦来客栈的饭厅里没有其他的人,就只有我们五个人在,或许是没有农网改造,电量不足的原因,饭厅里的灯光非常的昏暗,给人一种游离彼岸的感觉。
昏黄的灯光下,我将离开西山寺所经历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苦海大师,说到害怕处,我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
原来是这样!难怪,今晚我带着若苦经过这悦来客栈的时候,发现这里面透露出重重地杀机!你们肯定是被极厉害的恶魔盯上了……苦海大师叹了一口气。
我脑海里忽然灵光闪现,那晚在禅房里若苦跟我私下交流时说过,苦海大师修炼的《玄灵绝学》是妖魔鬼怪的克星,如今他已经修炼至第十重,那岂不是所有的妖魔鬼怪在他面前都无法遁形?
我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大师,你是世外高人,求你救救我们!
若苦赶紧将我拉了起来,眼里闪现狡黠的光芒,似是在对我说,这件事情对于他师傅来讲是小事一桩。
苦海大师又是一声长叹:林老弟,我们两度相遇,说明确实有缘。老弟你曾经助我退敌,如今你们有难,我又岂能袖手不管呢?你放心,今晚我就在这悦来客栈收了杀害你两位朋友的那个恶煞!
我大喜过望,赶忙道谢,正欲跟苦海大师再聊几句,那边传来柳如雾的喊声:晓龙,快过来吃饭了!
来了……来了……我一边答应着柳如雾一边又说道:大师,吃过饭之后我们再聊!


第五十章恶煞杀人,对象竟然是“我”
有了苦海大师的帮助,那还怕什么邪灵恶煞呢?所有的邪灵恶煞统统给我让道!我的心安定下来,屁颠屁颠的跑到张刚、柳如雾的那张桌子旁坐了下来。
张刚见我跟那两个陌生人聊一会儿天的功夫,居然像变了个人似的,高兴成这个样子,不解的问我:晓龙,那两个客人是谁啊?你遇到他们之后怎么兴奋成这个样子?
我强自压抑住心中的兴奋,望了一眼老和尚和小和尚,压低声音说道:张刚,那两个客人是那晚我们投宿寺庙中的方丈和小和尚……你不知道啊,这老和尚练就一门玄门绝学,专收妖魔鬼怪,任它什么凶灵恶煞,在他的面前也是在劫难逃!他刚才答应我今晚在这客栈里帮我们收了那害死成东林、岳小飞的恶煞呢?
张刚正欲答话,没想到柳如雾一声冷哼:不见得吧?晓龙,你把那老和尚说得那么神乎其神,我看就不怎么样,说不定他只是一个招摇撞骗的江湖骗子而已,我瞧他就是不顺眼,心术不正!今晚说要在这里收鬼,到时候可不要丢了性命哦……
柳如雾的话说得这么难听,但我能理解她的想法,她对那老和尚印象很差,说他心术不正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