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一世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通灵鬼眼-第4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聊了一会儿天,老大爷就进屋帮着我们收拾今晚睡觉的床铺去了。
一直没有做声的苦海大师对我说道:林老弟,吃饭前我听你说那五个在张猎户家中杀人放火、意图抢夺他家传宝物阴阳镜的歹徒也曾打听去岭南村的道路,我想到一位故人,心里在猜测是不是他们?只是猜不到他们为何也会去岭南村?
我心如明镜,苦海大师口中的故人自然知道他说的是欧阳修他们,但张刚、柳如雾并不知道,我听到他们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道:故人?苦海大师,你说这几个杀人越货的歹徒你认识?
苦海大师叹了一口气:我也只是猜测而已,但愿不是他们,如果是他们,那麻烦就更大了……
张刚继续问道:苦海大师,你能告诉我那些人究竟是谁吗?
苦海大师摇了摇头:算了,但愿不是他们!
见苦海大师不愿提起,张刚不好再问下去。
柳如雾说道:晓龙,你觉得张猎户家剩存失踪的儿子小虎会去了哪里?一个才年仅十五六岁年纪的小孩子……
我确实想不到这个跟若苦一样会使百发百中飞刀绝技的小虎去了哪里,我把询问的眼神转向张刚。
张刚答道:据我多年从事刑警工作的经验,分析这个小虎一定是进山追踪那三个害死他父母的凶手去了。我担心他会有危险……如果时间来得及,我倒想留下来,进山去寻找他,把他带回村子里。他一个人,人单力弱的,又怎会是那几个杀人凶手的对手?
张刚的一番话让我们都陷入了沉思。是的,一个年仅十五六岁的少年,面对三个穷凶极恶的歹徒,无论是论心智,还是论力量,都不是那些歹徒的对手。尽管他会使柳叶飞刀,也会一些拳脚,可终究人单力薄。
苦海大师打破了沉默:张警官,要不这样吧?你留下来,在村子里面发动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进山去救小虎,我带着若苦,跟林老弟、柳姑娘去岭南村找人。你如果找到了小虎我们还没有从岭南村返回来的话,那你就再到岭南村来与我们汇合,你看这样可好?
我也心系着那个叫做小虎的少年的安全,觉得苦海大师说得有道理,张刚答应了下来。
我们谈话之际,老大爷已经给我们铺好了床铺,并且烧好了洗澡用的水,出来喊我们进去洗澡。我对柳如雾说道:如雾,我们在这里还聊下天,你先进去洗澡吧?早些休息!
柳如雾答应着洗澡去了。我们在朗月星光下,继续和老大爷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拉着家常。
老大爷告诉我们,他们励志镇因为地势偏僻,山高皇帝远,这里的人户基本还过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原始生活,男人们基本上就靠打猎,女人们就在地里耕种。这几年好了,一些信息的传入,让一部分年轻的人走出山外,到沿海的城市里务工去了。他儿子儿媳是今年过了春节才出去的,没有了儿子儿媳陪伴的生活,让他感到很孤单。
老大爷的话引起了我心里的共鸣,我想到了远在万里之外的父亲和母亲,他们此刻是不是也感到孤单寂寞,在想念着我,担心着我的安危呢?我想起离开家归校的那天清晨,父亲和母亲将我送到镇子上,千叮万嘱。在我转身的那一瞬间,我明显看到了母亲眼角流下来的泪水,父亲在风中佝偻、瘦小的身躯在颤抖。船行至江中央,我远远望去,看到父亲母亲依然站在江边,矗立成一道风景!
我的脸上有两滴液体滑落,咸咸的,是泪水。
此刻柳如雾洗了澡走了出来,在朦胧的月色下显得格外的漂亮,如同下凡的仙女。她浅浅的笑着:我洗好了,你们谁先去洗澡啊?
张刚要我先去,我说道:苦海大师,你年纪大些,你先去吧?
苦海大师没有推迟,起身进里屋去了。若苦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忽闪忽闪的望着我,似是有话想跟我说。
却苦于有其他人在场,他又一直在装哑巴的。
我考虑了一下说道:若苦,我觉得这里的夜晚好美啊?要不你陪我去那边走走?
聪明的若苦明白了我话中的意思,站起身来就欲跟着我走,柳如雾叫到:晓龙,我也想去那边走走,我跟你们一起去吧?
柳如雾的要求让我很为难,又不好拒绝她,怎么办呢?我见她穿了一条短裙,大腿露落在外,立刻想到了一个拒绝她的理由。


第五十七章 藏宝洞穴,梦魇惊魂
我大笑道:如雾,你刚洗了澡,又穿着短裙,这乡村的夜景美是美,可蚊子也多,你就不怕那些蚊子叮你咬你,吸你大腿上的血吗?
我这一吓,果然起了作用,老大爷也在旁边证实户外的蚊子确实多,柳如雾被唬到了:那我就不跟你们去了,你记得跟小和尚快些回来,早些洗澡好休息。
我答应着带着若苦往外走。
我跟若苦来到离老大爷家不远的一处角落里停了下来,问道:若苦,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若苦答道:大哥,我想跟你说,你能不能假装会一点医术,明天去山里胡乱的扯一点草药,说是能治哑病的,然后给我熬汤喝下……我不想再继续装哑巴了,却又不想让师傅知道,原来我一直在骗他,你帮帮我这个忙吧?
我哑然失笑:医术?我真不懂,怎么帮你?万一被你师傅识破穿了帮,知道我们在联合起来欺骗他,那怎么办?
若苦低声说道:大哥,不怕,据我了解,师傅于医道是一点都不懂的!
呵呵……我笑道:这样啊,你个鬼精灵,那我试试吧?
若苦见我答应了他,高兴得跳了起来。我和若苦携手往回走,回到老大爷和堂里的时候,苦海大师和张刚已经全部洗了澡了。
等到我和若苦洗澡完毕,已经是差不多十一点钟了,在老大爷的安排下,我们各自回房睡觉去了。
我依然和张刚睡一张床,老大爷给我们的床上铺上了厚厚的稻草,睡上去特别的柔软,这使我想起了家里的床,有一种回到家里的感觉。乡村的夜晚很凉爽,尽管是夏天,还是要盖被子。
张刚一躺下就睡着了,发出均匀的鼾声。我想到明天是最关键的一天行程,越来越接近岭南村、越来越接近那个让我们历尽凶险、付出成东林、岳小飞生命代价的田荆南,心情复杂,兴奋、伤心、恐惧、犹疑……各种想法纷至沓来,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直到凌晨一点钟方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朦朦胧胧中,我似乎来到了一座不知名的深山老林里,黄昏,残阳如血。我放眼放去,只见一条巨大的山脉随着天际蜿蜒开去,左青龙,右白虎,山脉的中间凭空涌起十二座飘渺的主峰,自西向东绵延十多公里,如游龙戏珠。主峰上面云雾飘绕,缠绵在山的周围,犹如仙境。
苦海大师、柳如雾不见了,我的身边只站着小和尚若苦,我和若苦焦急的满山在寻找柳如雾和苦海大师,我们爬过一个山头又一个山头,依然不见他们的踪影。
我爬累了,带着若苦下到大山深处的一个洼地里。忽然,我远远地看到洼地里竟然站着一个老者和二个黑衣汉子,衣服褴褛,模样疲惫不堪,看身影竟是欧阳修那帮坏蛋。
张刚不在身边,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想起西山寺里他们和苦海大师、岳小飞的搏斗,害死小虎爹娘的恶行,我既紧张又害怕,示意若苦跟着我摸上前去,看他们在偷偷摸摸的干些什么。
我和若苦悄无声息的摸了过去,在离他们不远处的地方蹲下了身子,仔细听他们的说话。
我看到欧阳修正对着一张地图在仔细的查看,两个黑衣汉子站在旁边,双眉紧蹙,紧紧地盯着他。
良久,我听到欧阳修欣喜的说道:你们知道吗,这张藏宝图上记载埋葬宝藏的地方就在前面三百米处,只是千多年来地壳移动,星象陡移,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改变?
两个汉子看来也掩饰不住心中的悸动,声音有些颤抖:师傅,你确定吗?
欧阳修信心十足的应道:确定!说完,手一挥,我们走!
我和若苦躲在山石后,手心全是冷汗:原来,这群坏蛋竟然是来这里寻宝的?他们在西山寺夺经不成怆惶逃走,继而又在小虎家抢劫家传宝物阴阳镜未果,杀人之后逃进这深山,居然还有胆量来这里寻找财宝?未免胆子也太大了吧?不说他们的种种恶行,但就这远古遗留下来的宝物,也是不能落入此等恶人之手?
我轻声对若苦说:若苦,我们跟过去看看,不管是什么财宝,绝不能让它落入这等坏蛋之手,我们想办法破坏他们的计划。
若苦看上去也很紧张,但依然毅然的点了点头。我带着若苦,远远地跟着,亦步亦趋的跟在欧阳修他们的后面。
我跟着欧阳修他们转过一道山坳,没想到山里竟是别有洞天,一片开阔的平地前,一个巨型瀑布横现在我的眼前。
欧阳修的语气兴奋得难以形容:是了!就是这里了!按照古图记载,这瀑布后面一定有一个大的溶洞!真难得啊,千百年,这瀑布居然还是水流如注,将这溶洞全然遮掩!否则,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天就要黑下来了,那欧阳修突然双泪横流,声音颤抖,双膝跪在瀑布的前面,头重重地地叩了下去:祖先保佑啊,我无意之间得来的这张藏宝图,历尽这么多年的领悟,今天我终于找到了这传说中的宝藏了……
大约几十秒钟的时间,他方才从地上爬了起来,对身边一个黑衣大汉说道:王五,你即刻准备探照灯和进洞用的工具,我要马上进洞去!
王五迟疑着问道:师傅,你看天黑了,这么多年都过去了,这宝藏又不会飞,要不,我们明天再来吧?
欧阳修突然飞起一脚,将王五踢翻在地,骂道:混蛋!我是一分一秒都不能等了,再说,你跟着我也有不少的年头了,做这样的事情,能在大白天光明正大的进行吗?
王五唯唯诺诺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连连应道:是,是……从随身带的行李里面居然取出了矿灯、洛阳铲、尼龙绳索等等工具。
看来欧阳修为此次寻宝做了充分的准备。
欧阳修双眼盯着王五说道:王五,你觉得师傅平时待你怎样?声音冷峻,带着一种威严。
王五脸如死灰,颤声应道:师傅待我恩重如山,犹如再世父母!
欧阳修声音转为柔和:王五,寻找这个宝藏是我们此行的最后一个目的,等取出宝藏,我们就回老家,也不去跟那老和尚争什么《玄灵绝学》那本破书了,到时候我们有用不完的钱财,还在乎那本破书干什么……如今张三和李四已经死了,就只剩下你跟刘大跟着我,我是不会亏待你们的。现在我要派你前去探路,你可愿意?
王五跟着欧阳修多年,知道但凡古代的藏宝洞穴,都设有暗器机关,或者里面晦气冲天,第一个进入的人凶多吉少。但他又深知欧阳修的心狠手辣,又不得不去,只好抱着侥幸的心理:小人愿意,哪怕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愿意!
欧阳修不再说话,双眼凝望着天的那一边,似乎这一切与他无关。
我看着王五颤抖着拿着相应的工具下了水,慢慢地向瀑布那边的悬崖峭壁游去。只一会儿,王五的身影以及头上的探照灯就消失在了瀑布的后面。
我知道瀑布外等待的欧阳修和李大这一刻肯定度日如年,一秒,两秒,十秒,一分钟,十分钟,时间已经点点滴滴的过去了,瀑布后面始终不见王五的身影,也没有听到王五说话的声音。
欧阳修焦急的在瀑布前深潭旁的空地上度着步子,烟一根接一根,显是焦虑不安到了极点。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月光淡淡地清辉洒落在欧阳修的身上,犹如山中的幽灵,我躲在远处见那王五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