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一世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通灵鬼眼-第5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没有答话,脸上现出犹疑的神色。胖子看到了,以为我会丢下他不管,急了:兄弟,你不会是在想不管我了吧?
我赶忙答道:管是想管你,但怎么管你啊?你又不能行走。
胖子更加急了,挣扎着从石凳上站了起来:我能走的,你看,你看……挣扎着往前用左脚跳了几步,扯动了右脚的伤口,又痛得如杀猪般的嚎叫起来。
我心中不忍,走上去重又将他扶到石凳上坐了下来:算了,别逞强了,等苦海大师他们回来再说吧。
胖子脸上现出一丝感激的神色,不再说话,两眼痴痴地望着竹林对面的杂树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的心正乱着,也懒得去理他。苦海大师、柳如雾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呢?
我和胖子坐在竹林里,苦苦等待苦海大师、柳如雾他们归来,提心吊胆的,七上八下。
正午时分,终于发现那小径的尽头出现了人影,我大喜过望,窜出竹林一看,但见柳如雾头发散乱,和苦海大师正缓步向竹林走来。
我大叫道:大师,如雾,你们回来了?
苦海大师答道:嗯,回来了!
我没有看到若苦和小虎,心里莫名其妙的一惊:大师,若苦和小虎呢?他们没事吧?
苦海大师答道:他们没事,去捉竹鸡准备中午的吃的去了!
大家都平安,我高兴极了,跑上前去将柳如雾搀扶着,慢慢的走回竹林。
坐了下来,我正准备开口问那妖精的事情,柳如雾开口了:晓龙,那妖精已经被我们灭掉了。只是我现在感觉特别的疲惫,想好好地睡一觉。估计今天是不能出发去寻那鬼王魅尸先生了,我们必须要以最好的精神状态去斗那传说中恐怖的鬼王。
苦海大师点头说道:是的,我们今天哪里也不去,就在这竹林里休息,明天天一亮,我们弄点吃的就去寻找柳师妹昨晚误入的那庄院,去斗那鬼王魅尸先生。
我想了想答道:好,就这么办!
柳如雾坐在石凳上,将头附在石桌上睡着了,我对苦海大师说道:若苦和小虎去捉竹鸡应该很快就会回来,我去这竹林里小木屋的厨房看看,那些锅碗瓢盆还能不能用?如果能用的话,我就去把它弄干净,等会好煮东西。
苦海大师轻声答道:好,你去吧……
我穿过竹林,走进厨房,但见厨房里的东西一应俱全,我的眼前募地又出现了那天那个山大王在厨房里忙碌的情景,心里有一种作呕的味道。这些餐具当时全部经过那个魔鬼的手,还能不能用呢?
我仔细的寻找有没有水龙头,整个厨房竟然没有水源,怪事?我忽然听到厨房外面的树林里传来流水的声音,心中一喜:原来,这里还是有水源的……
我把厨房里的碗筷放到一个洗脸盆里,然后端着洗脸盆、提着菜锅出了厨房的后门,往后山走。来到后山一看,但见树林里放着一个很大的木桶,木桶的上面放置着一根朔料水管,泉水正从水管里慢慢滴下,此刻,那大木桶里的水已经装满了并且慢慢地溢出。
我走上前,将水接到脸盆里很仔细的将盆中的碗清晰了一遍又一遍,生怕上面还留有那魔鬼山大王的任何痕迹,直到我的手洗得生疼,锅碗瓢盆散发出清光我才停住了手。
回到厨房,我又将厨房里的卫生打扫了一遍,意外的发现,厨房角落处的一个簸箕里竟然还有十几斤米,显然是原来的木屋主人留下来的。这个发现让我欣喜若狂,这下好了,今天终于不用饿肚子了,有米饭吃了。
我怀着狂喜的心情,将米拿到后山的水源处淘洗干净,回到厨房,倒进锅中,用口袋里的打火机点燃了厨房里用来煮饭的树枝,炊烟从厨房里飘了出来。
一会儿,我听到厨房门口传来苦海大师的问话声音:林老弟,你在烧火弄什么呢?
我惊喜的回答:大师,我在煮饭!原来这厨房里竟然有米!
我从苦海大师的声音里也听出了惊喜:是吗?这真的是天无绝人之路啊,我们终于可以吃上一顿像模像样的饭了……
苦海大师跨进厨房,闻着锅里米饭渐渐散发出来的香味,不住的点头,脸上落出喜悦的神色。
十几分钟的时间,我就将米饭煮熟了。苦海大师计算道:我想,若苦和小虎很快会回来了。
我和苦海大师重新回到竹林,柳如雾兀自还在熟睡中。胖子见我在厨房里弄了这么久才出来,又闻到了一阵阵的香味,口水都流出来了:兄弟,你们在厨房里吃了些什么呢?怎么也不弄点出来给我吃?
这天杀的胖子竟然以为我和苦海大师在厨房里吃独食?
我恼怒极了,但看到他那副摸样,又强自将心中的怒火压了下去,淡淡的应道:我在厨房里找到了米,已经煮熟了,就等若苦、小虎他们回来,我们再吃!
胖子忍不住了,哀求道:兄弟,我人胖食量大,早上只吃了五个野果,早就饿坏了。你能不能行行好,先盛一碗米饭过来给我吃?
我正欲拒绝,苦海大师说道:林老弟,你就先去盛一碗米饭过来给他吃吧?
苦海大师同意了,我不好再说,狠狠地瞪了胖子一眼,到厨房里用一个很大的菜碗给他盛了满满的一碗米饭出来递给了他。
胖子毫不客气,端着菜碗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一会儿工夫,便将满满的一碗米饭吃个精光,显然是饿坏了。
我不仅对这个胖子同情起来,又到后山给他端来一碗山泉水,让胖子喝下。
胖子喝了几口水,打着饱嗝,脸上落出感激的神色,说道:兄弟,谢谢你,我实在是饿坏了……
我淡淡的应道:不用客气,你吃饱了就好!
此时竹林外突然传来若苦的叫声:师傅,林大哥,我们回来了!
我回头向竹林外的小径望去,但见若苦手里提着很多的竹鸡,小虎肩上扛着血淋淋的一块肉,在阳光下如飞一般的向我们走来。


第七十五章 竹林来怪客
若苦和小虎走进竹林,将手上提的竹鸡和肩上扛着的那块血淋淋的肉噗通一声扔在了石桌上,嘴里喘着粗气:累死我们了……不过……不过,今天我们有好吃的了……
我惊异的望着石桌上那块血淋淋的肉,问道:这是什么肉?
小虎笑吟吟的应道:野猪肉!
我一惊:野猪肉?你们打到野猪了?为何又只有一腿野猪肉?
小虎喘了几口粗气将刚才在山上打竹鸡,碰上受伤的野猪、最后遇到猎人赠肉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只是隐过与若苦结拜的那一节不提。
我一惊一乍的:这样啊?你们辛苦了,先休息一下吧?我去弄这竹鸡和野猪肉……
若苦笑道:林大哥,这野猪肉交给你去弄;至于这竹鸡嘛,还是交给我好了,我有经验,这竹鸡得烤着吃才有味道!
我也笑了起来:呵呵,我倒忘了,你是弄竹鸡的高手!
我叫醒了柳如雾,拿着那块野猪肉走进了厨房,若苦和小虎提着那窜竹鸡也走了进来。若苦说道:林大哥,我们烧一锅开水,将这竹鸡的毛拔了吧?
我答道:好!
小虎到后山提来了水倒进锅里,一会儿水就烧开了。他们两人将竹鸡放到沸水中烫了几趟,将竹鸡提了出来,快速的把竹鸡的毛拔干净,并将肚子剖开,取出了内脏。
若苦冲我做了一个鬼脸:林大哥,你和柳师姑在厨房里慢慢忙吧?我和小虎去外面烤竹鸡了……
柳如雾笑骂道:小鬼头,鬼精鬼精的,快去吧!好好地烤,如果烤糊了,拿你是问!
若苦一伸舌头,拿着竹鸡就和小虎出去了。
我坐在灶门前烧着火,柳如雾将足足有二三十斤的那腿野猪肉放到了锅里的开水中煮了一会儿,又捞了出来,用菜刀将野猪的皮毛仔细的去了,然后将野猪肉划成了几斤一块的小块。我仔细地数了数,竟然有十来块。
我问道:如雾,你把这野猪肉分成这么一小块一小块的,什么意思啊?
柳如雾答道:晓龙,我在想,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达岭南村,今天显然是走不了了,明天我们要去寻那鬼王魅尸先生,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说不定我们会在这小竹林里呆上几天几晚也说不定,我们得有计划、省着点吃,你说呢?
好一个细心地柳如雾,竟然想得如此周到,我答道:如雾,还是你考虑得周到!
我突然想起留在励志镇上寻找小虎的张刚来,又说道:如雾,你说现在张刚在哪里?他没有找到小虎,小虎反而被我们遇上了。你说他现在是不是也在赶往这岭南村的途中呢?
柳如雾答道:已经差不多两天一夜了,他寻不着小虎,我想他应该会乘坐明天的渡船过来,明天中午时分应该就能到达库迪渡口。
柳如雾说着话,手上却并没有停留,她将划成条块状的野猪肉一块一块的用一根粗线串了起来,随手挂在了厨房里的通风处。
她将剩余的那块野猪肉在砧板上切成细细的小块,倒进锅里,笑道:晓龙,我的任务完成了,你把火烧大一点,我就喝野猪肉汤了……
我答道:好,你休息吧,熬汤的任务就交给我吧……我将一大堆枯枝细末塞进灶膛,火势瞬间大了不少。
将近一个小时左右,我和柳如雾就将一锅香喷喷、热腾腾的野猪肉汤端进了竹林,放到了石桌上。若苦和小虎也将竹鸡烤好了,香气弥漫着整个竹林。
苦海大师赞道:好香啊,才几天没有闻到肉味,没想到此刻闻来竟是如此的食欲大动!
我们都笑了起来。柳如雾笑道:苦海师兄,你这个和尚原来也是个酒肉和尚,也吃荤的啊……
苦海大师双手合什,笑答:罪过,罪过……佛祖心中坐,酒肉穿肠过……,从我走出西山寺的那天起,我就已经决定不做和尚了……
我笑骂道:如雾,你怎么这样没大没小的,苦海大师面前也这样没规没距的?
苦海大师说道:林老弟不必认真,我与柳姑娘师出同门,乃是师兄师妹,不算没有规矩……
柳如雾笑得花枝乱颤,指着我的鼻子:林晓龙,你自作多情,撞了一鼻子灰了吧?呵呵,自讨没趣!
大家又大笑起来。若苦叫道:我们开始吃饭了吧,我都饿坏了!
好……好……开始吃吧……苦海大师答道。
我夹着一块野猪肉正欲往口里送,胖子又叫唤起来:兄弟,你太没良心了,知道有好吃的在后面不想给我吃,先给我吃了那么一大碗白米饭,让我吃得饱饱的。你看看,我现在哪里还吃得下?
没想到这胖子将我和苦海大师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我将那块野猪肉从嘴边放到碗里,不悦的说道:胖子,你怎么说话呢?我们又不是不准你吃,你倒是吃啊?
胖子哭丧着一张脸:你叫我吃,可我吃不下啊……
柳如雾感到很奇怪,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将胖子已经吃了一大碗白米饭的事情告诉了她。柳如雾笑得岔不过气来,她本来对那胖子就没有好感,出言讥道:胖子,是你自己要吃得那么饱的,怨不得别人,为何还说我们没有良心?你倒是吃啊,不吃晚上就没得吃了,野猪肉已经被我全部煮了……
胖子一脸的尴尬,拿着筷子在锅里夹出一块野猪肉就往嘴里送,嚼了几下咽下肚去显得很难受,又吐了出来,将筷子放到石桌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我们不再理他,说笑着吃着饭,喝着汤。
柳如雾将一只竹鸡撕成两半,将其中的一半给我,身后忽然有人说道:撕作三份,鸡屁股给我。
我们都吃了一惊,怎地背后有人掩来,竟然毫无知觉,急忙回头,只见说话的是个中年汉子。这人一张长方脸,颏下微须,粗手大脚,身上衣服东一块西一块的打满了补钉,却洗得干干净净,手里拿着一根竹杖,莹碧如玉,手上个朱红漆的大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