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一世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通灵鬼眼-第9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道士答道:“你是不是在找秦老汉和秦素儿?”
我脱口而出:“是的,你怎么知道。”
道士一声冷笑:“我怎么不知道,他们就在这里面。”说着向放在地上的两个瓶子指了一指。
我又惊又怒:“你是说……你是说,秦老汉和秦素儿祖孙两人被你施展妖法关进了这瓶子里?”
“什么妖法?他们祖孙两人才是妖怪。想当年我在岳阳君山碰到他们的时候本就要收了的,可惜被他们逃脱了。如今时隔十多年,终于在这里又叫我碰上了他们。哼,真的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我呆了一呆,秦老汉还真的和我说起过,十多年以前他是带着一家人逃难逃到这里来的,莫非这道士说的是真的?
但想起秦素儿那天真无邪的摸样,即使是妖,却也未曾害人,又不是大奸大恶的妖魔鬼怪,你这道士多管闲事干嘛?
我气往上涌,怒道:“你这道士,我看你才是妖怪,你做法害了秦老汉祖孙二人,我与你拼了……”
我怒喝着向那道士扑了上去,去夺摆在他面前的两个小瓶子。
道士一声冷哼:“我看才你是鬼迷心窍,不知死活。你喜欢多管闲事,今天这荒山野岭的反正无人,不如就让道爷我超脱了你吧……”
“超脱”这两个字我懂,看来这道士对我已经起了杀心。我的心中一寒,却依然不顾一切的去夺那两个瓶子。
道士用脚尖将地上的两个小瓶子一勾,瓶子就弹了起来,到了他的手中,然后一脚向我踹来,将我足足踢飞两丈有余。
这道士好大的劲道,马拉戈壁的,踢得我的胸口生疼,我倒在地上,用手使劲的揉着胸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两眼射出仇恨的光芒,死死地盯着面前这个似曾相识的道士。
道士狞笑着向我走了过来,眼神里闪动着狰狞的笑意。我心胆俱裂,不好,我就要被这道士杀死了,将被弃尸荒野,任虫鸟蚁兽撕咬我的尸体,面目全非,然后变为一具无名男尸被草草掩埋……
想到这里,我又不故一切的爬了起来,向着走近的道士一拳挥出,仰面向他打去。这一拳我用足了吃奶的力气,却被那道士轻轻的接住,抓住我的手腕一扭,我就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痛彻心扉,我差些就痛晕过去。
这道士在一瞬间扭断了我的手腕,又挥起一脚将我踢到在他的面前。
我知道在这荒山野岭的根本就不可能有人来救我,可我不想死在这里,我想到那个杀死李继明大夫的凶手张乐还潜在这深山老林里,并且还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目的,我心有不甘,两眼圆睁,怒骂道:“尼玛的……你这个老不死的道士,如果你今天杀了我,我就是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你……”
道士狰狞的笑着:“化作厉鬼?不会放过我?我不妨告诉你,道爷我我就是专收厉鬼的祖宗……死到临头,还如此嘴硬,这样看来,我就不能让你死得那么快,那么轻易了……我要让你在我面前痛苦的死去……”说到后来,那道士已经是在咬牙彻齿。
这哪里是一个道士嘴里所说出的话语,分明就是一个魔鬼,一个妖孽……他会怎样对付我呢,是将我零刀碎剐,一刀一刀的将我的肉割下来,还是将我的四肢齐齐斩断,让我像一个圆筒似的在地上痛苦的哀嚎,然后流尽血液死去……
我强忍着断腕处钻心的疼痛,后背脊梁骨处升起的寒意直透心底,我看到道士已经在屋内寻找着什么东西了……
我正在害怕,忽然听到“啊”的一声,那个被秦素儿使用催眠术睡过去的年轻男子醒了过来。
他揉了揉眼睛,站了起来,看到那道士,竟然惊喜的叫道:“张天师,你怎么在这里?”
那道士骂道:“龙杰,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竟然着了别人的道都不知道……”
青年男子龙杰一阵脸红一阵脸白,显然对这个张天师有些害怕。他一转眼看到躺在地上痛得冷汗直流的我,诧异的问道:“张天师,他……他是怎么回事?”
张天师冷冷的应道:“这小子爱管闲事,恐怕会破坏我们的好事,我们将他做了,你去杀了他……”
张天师从厨房里拿了一把菜刀交给了龙杰,那菜刀锋利无比,在阳光下闪着夺人魂魄的寒光。
草泥马,他们竟然是一伙的,看来我是在劫难逃,还是躲不过这杀身之祸了。
求生的本能让我大喊起来:“救命啊……救命啊……,谁来救救我……救命啊……”
龙杰阴鸷的眼神看得我直发毛:“你喊啊,赶紧喊……哈哈,这荒山野岭的就是喊破了喉咙,也没有人会来救你……”
我忽然听到内室有“咕、咕、咕”的叫声发出,尖锐刺耳,接着就听到了有翅膀扑腾、竹笼倒地的声音,我甚至在这一瞬间看到了龙杰和张天师皱眉的表情,很显然,他们听到这声音也有些烦躁不安。
我知道,是那只被秦素儿关入了竹笼中的怪鸟在笼中挣扎扑腾,想冲出竹笼来。
龙杰狞笑着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高高扬起手中的菜刀,嘴角掠过一丝残忍的笑意:“小子,你记着,明年的今天便是你的忌日……”手中的菜刀向我的脖子处狠狠地剁了下来……
对死亡的恐惧让我闭着眼睛“啊……”的一声叫出声来。
可是,我没有感觉到有菜刀切入我骨头的疼痛,反而,只觉得一团通红的物体从眼前一闪而过,紧接着就听到龙杰“啊”的一声惨叫,菜刀“哐当”一声掉落在地,我睁开眼睛望去,竟然看到龙杰双手捂着一只眼睛,鲜血从指缝出流出,发出惨绝人寰的叫声。那只全身通红的怪鸟在他的身前高低起伏盘旋,作势欲再次袭击他和那个张天师。
关键时刻,竟然是这只通灵的怪鸟撞破了鸟笼,救了我一命。
事出突然,我看到张天师见到这只怪鸟,脸上也落出恐惧的神色。
怪鸟忽然在空中一个漂亮的转身,舍了那个鬼哭狼嚎的龙杰,像离弦之箭一样俯冲过去,去逐张天师的眼睛。张天师连忙挥动着手中的桃木剑去刺它,无奈怪鸟的体型很小,桃木剑根本无法刺中它的身体。
说时迟,那时快,怪鸟从张天师绝对意想不到的方位窜了进去,直扑张天师的面门,听得一声惨叫,张天师一颗血淋淋的眼珠子已经被怪鸟衔在了嘴里。
我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心里既恐惧又兴奋,嘴里大喊着:“神鸟,去……去……,去把这些坏人的眼珠子全部逐瞎,让他们成为瞎子,再也害不了人……”
张天师捂着血淋淋的左眼,狂吼道:“龙杰,快走……”
龙杰顾不得疼痛,跟着张天师没命的逃出了茅草屋,留下一路的血迹。
张天师奔出茅草屋的时候,身上哐当一声掉下了一个瓶子。
看到张天师和龙杰狼狈逃走,我的心里痛快之极,强忍着手腕处的疼痛,爬起来去捡张天师掉落的那个小瓶子。我知道,这个瓶子里装着的不是秦老汉就是秦素儿。
那只怪鸟并没有飞走,而是停在了茅草屋内的桌子上,用长嘴梳理着身上通红的羽毛。
我将瓶子用没有受伤的左手捡了起来,轻轻的晃动了一下,放到耳边细听。
忽然听到瓶内传来秦素儿的声音:“大哥,是你吗……你快救我……”
听到秦素儿的声音,我的心里激动无比,也不管她究竟是人还是妖,又是怎么钻进了这个瓶子里去的,我只想快些把她从这个小瓶子内放了出来。
我惊喜的答道:“素儿,是我,我马上放你出来……”
我用手使劲的去揭瓶子上的那个瓶塞,却怎么也弄不开。
秦素儿在瓶内又说道:“大哥,没用的,你拧不开瓶盖的。你只需把那个祭坛上的那五面彩色纸旗拔出来,在用针在这个塞进的瓶盖上刺几个小窟窿,我就能出来了……”
“好,我知道了……”我赶紧将瓶子放到桌子上放好,看到那个小坛子形状的祭坛也摆放在桌子上。
谢天谢地,那个张天师逃得匆忙,竟然忘记拿了,祭坛还在。
我一把将那五面小纸旗撤了下来,摔在地上,用脚狠狠的踩上几脚,并吐了一口唾沫,狠狠地骂道:“草泥马,该死的道士,见鬼去吧……”
我在茅屋内四处寻找针状的东西有没有,瓶内又传来秦素儿的声音:“大哥,我的房内有一个木匣子,里面放着有针线,你只需将针拿出来在这个猪尿泡上扎几个孔就行了。
我大喜,到秦素儿房内寻到针线跑了出来,用针在猪尿泡上扎了几个孔。我就看到一股青烟从瓶内冒了出来,青烟散尽,一个俏生生的秦素儿募地又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第一百二十一章 返阳术,去往古战场的道路
我看到秦素儿从瓶内钻了出来,高兴异常,顾不得断腕的疼痛,用左手抱着她喜极而泣。秦素儿忽的推开了我搂着她的手,尖声叫道:“大哥,我爷爷呢?爷爷去哪了?”我伤心的告诉她:“你爷爷……你爷爷被那可恶的道士带走了……”
我的话音未落,秦素儿就尖叫着:“我要去救爷爷回来……”
我一把拉住了她,说道:“素儿,你冷静些,爷爷是肯定要救,可是该如何去救,我们得想个办法才行……”
秦素儿失声痛哭起来:“大哥,你快说该如何才能救下我爷爷啊?”
其实,我也没有主意,看到秦素儿泪眼涟涟的摸样,心里更加乱了方寸。我想了一会儿说道:“素儿,那可恶的道士张天师和恶人龙杰已经被神鸟灼伤了眼睛,估计逃不得很远,我们一路跟踪下去,找个机会把你爷爷救下来可好?”
秦素儿点了点头,泪眼朦胧:“大哥,其实我和爷爷并不像那道士口中说的那样,全部是狐狸精。我爷爷才是修炼千年的狐狸精,而我,是蒙爷爷收留的一个女鬼……大哥,你要相信我,不管是爷爷,还是我,从来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你一定要帮帮我,救回我爷爷……”
秦素儿当着我的面,突然说出她是一个女鬼,我的心里还是吓了一跳,迟疑着问道:“素儿,你在骗我吧。昨晚我记得你拉着我的手,我感觉你的手并没有像平时听说过的那样鬼的手是冰凉的啊……”
秦素儿答道:“大哥,这就要感谢我爷爷了。这些年爷爷带着我隐匿在这深山大泽,教我吸取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我已经能够在光天化日之下幻化成人影,和常人无异。爷爷告诉我,再过个几年、十几年的,或许我就能脱近鬼气,成为一个真正的人。爷爷的这门法术在它们狐族叫做返阳术。
“返阳术?”秦素儿一席话听得我目瞪口呆,没想到在未知的世界里竟还有这么神奇的法术。
秦素儿拉了我一把:“大哥,我们快走,去救爷爷吧;迟了就来不及了……”
“哦……”我反应过来,拉着秦素儿的手就跌跌撞撞的往茅草屋外跑。
站在桌子上的那只怪鸟“咕、咕、咕”的叫了三声,突然发出人一般的叹息声,一个盘旋,飞出屋外,没入了茫茫的森林深处。
雨后的山林空气特别清新,清新得就如洗过一样,我拉着秦素儿的手沿着林间小道上那张天师和龙杰留下的点点血迹一路仔细的辨认前进。
奇怪的是,受伤后的张天师和龙杰居然走的不是出山的路,依然是进山的路。是什么目的在支撑着他们不出山找大夫医治他们的眼伤,反而丧心病狂的继续前进呢?一瞬间,我想起了那个在昨天天黑就潜入了深山的杀人逃犯张乐来。对了,他们一定是在找张乐,可他们找张乐又是什么企图……任我想破了脑袋我也想不出这一切是为什么。想到他们的凶残,我心里隐隐有一丝害怕。
行走间,秦素儿忽然问道:“大哥,你害怕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3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