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一世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妻性爱-第1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呜呜——”好似嗤了一声,眼皮掀也没掀。
“你也老大不小了,我瞧,桂花家那只白团儿对你挺意爱的。”
“呜呜呜……汪!”它晃著头,颊边垂肉乱甩。
瑶光轻笑,正欲安抚,忽见老狗顶毛竖直,眯著利眼,对住小院外龇牙咧嘴。
同时,昏暗中出来了一个身影。
瑶光盈盈地立起身子,待瞧清来人,心头稍稍一沉。
她知道自己在期盼什么,这美好的月夜若能相伴,即便不交一语,也是万分满足。
只可惜,来的不是他。
“周公子。”瑶光朝来者僵硬地点点头。自那日他无意间取下她的串铃儿,又在她面前心疾并发,瑶光总无意间在水岸与他相遇,特别是在静夜深沉後。瑶光只知道他姓周,名字他似乎说过,可是她没费心记住。因为家人将他护得太紧,仅能趁夜偷溜出来透气散心。
“我想见你。在河岸没遇著你,信步走来,在院外听见你的声音。”他迳自步进院落,脚步在见到黑头敌视的姿态时稍顿了顿。“你养的狗?”呵,对她是愈来愈兴味了,极少阴体能与犬类融合相处,但这只老狗很是护她。
“没、不、不是,黑头是豆子的。”瑶光教他的话吓了一跳。
他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瞧他一脸自若,瑶光虽假装不在意,但所有的感觉极不自在。想要离去,又找不出好藉口。
害羞又可爱的姑娘呵。
他冷冷暗笑,面容白得异常,丝毫不将发怒的黑头放在眼里,缓声道:“几夜没见你,我真想你,茶不思饭不想,病是愈养愈重,心心念念都为你,就希望你能出现在我身边,以解苦楚。”
闻言,瑶光一颤,容色陡地沉下,如罩寒霜。
“周公子请自重。你……你不该说、说这样的话。”
“喔?说怎麽样的话?”他单眉挑起,偏淡的眼瞳流转冷光,半身隐在黑暗中。“你告诉我,是哪一句话惹你生气了,我不说便是。”
“你——”瑶光觉得自己受了轻薄,却穷於应付。陶家村向来民风朴实,她流连在这水岸长久岁月,还没见过哪家青年敢如此调戏姑娘家。
黑头的反应好怪异,浑身肌肉都绷紧了,喉间发出低低咆声。
瑶光心思转著,不禁忆起魑魅魍魉擅自前来拘提大声嫂魂魄的那夜,黑头也是现在这模样,一副想将来者撕吞入腹的扑咬架式。

鹊桥仙 

回复'24':二话不说,她捉紧裙子举步便走,上臂却教他拽在掌中,拖了回来。
“你想干嘛?!放开——”除了脸白得可怖外,他哪里像个生重病的人。瑶光生气地瞪著他的眼,一阵麻冷由脚底窜起,漫到头皮,天啊!这情况真的诡异至极,她原就是一团寒冰,竟还会感到战栗的冷意。
黑头叫了一声扑将过来,爪子尚未触及他的身体,便让一股突来的阴风扫至墙角,嘴中溢出血丝,动也不动了。
“黑头!”瑶光拍打著他,“你到底是谁?放开我啦!”
他低低笑,苍白中有一股骇人的阴森,脸庞对著她逼近。
“你又是谁?呵呵,小小的孤魂鬼魅。你的路走岔了,到我身边来吧。”
他知道她,打一开始,就清楚她的底细?!瑶光怔了半晌,瞠目结舌,甚至忘了挣扎,隐隐约约猜到他是谁了。
他锁紧臂膀将她抱在怀中,沙哑地道:“你夜夜徘徊肯定尝尽了寂寞,我可以给你温暖,跟我在一起,永远都不会孤单。”在吞噬她之前,他倒可以尝尝她的滋味。
她已不孤单,因有一份情,她呵护在心。
“放开我!”猛地,她扬起未受束缚的另一只手,狠狠甩了他一巴掌。
他的脸教她打偏了,双臂仍抱紧她,下一刻,毫无预警的,他按住瑶光後脑勺,发狂地蹂躏她的唇瓣。
周遭空气陡凝。危险!
还没尝够怀中人的甜味,他已惊觉气流中的紧绷,一道半月形的光刀迥旋而至,加上瑶光愤恨的挣扎,为避袭击,他不得不放开她。
光刀似有生命,在夜月下划出银亮轨迹,他躲开第一击,身躯凌空後退,当光刀旋至跌坐於地的瑶光头顶,那个人终於出现,他立在她之前,白衫飘飘,掌心轻轻托住半月形的光芒。
不由分说,连半点思考时间也不给让,他五指一旋,光刀复又飞去,接连发出三道杀气。就见三片薄光如疾箭,分向三个方向包围对方。
“若非我受那老道一剑,这区区光刀能奈我何?!”他喊著,声音已在远外,那三道光力有法术加持,亦破空追击出去,纷纷消失在夜中。
文竹青晓得该追去,为这魔胎,天上地下不得安宁,如今他主动现身,应趁其魔性大减之际灭绝他的肉身。
他不该迟疑,可想归想,两脚却走在原处。
指节在颤著,他在生气,心几要炸开。
撞见她让那魔胎幻化的男人抱在怀中,见他强吻住她,文竹青脑中已没有理智这种东西。
方才的杀意中,不仅是为公,更是徇私,为报复他胸中翻涌著、教他再难忽略的嫉妒,那三道光刀有他私欲的加持。
大半晌,好不容易按捺住凌乱的情绪,不教它们淹没意志,他转身回头,却在瞧见跌坐於地的瑶光时,又险些崩溃。
她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小脸埋在弓起双膝,长发披著怜弱的肩胛,哭声被压抑箸,只见小巧的两肩紧紧颤抖,瞧起来这麽小、这么的需要保护。
他走近蹲在她身边,捺下想碰触她、将她拥在怀中安慰的欲念,温和地道:“我教的那几招,怎麽一招也没用上?你是不是又偷懒了,临了忘记语诀?”他故意说得轻松,唇角微微弯箸,胸中却郁结难受。
瑶光不理他,还是维持不变的姿势,只是哭声响了点。
“看来,我得督促得紧些,总不能一遇上危险,就傻傻任人欺负。”
这话说中瑶光的痛处,她具的是教人欺负去了,委屈一波波袭来,她猛地扑进他怀中,抱住他的腰,毫不矜持地放声痛哭——
“都是你……是你不好,呜呜呜……谁教、你、你来得好慢……他、他……呜呜呜……”她边说边哭,边哭边说,小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捶著他,“都是你……都是你啦……”
“好好,是我错,我不好。”他长叹了一口气,双臂有些迟疑,咬了咬牙,还是轻轻地搅住她。



 
 
第六章 可怜攀折谁人手

 
 
 终於,文竹青明了,近日瑶光身上隐隐约约的妖邪气息从何而来。
在不知觉中沾染,若不除去,时日一久,将延生魔性,进而侵扰意志。
瑶光哭过後,整个人就昏昏沉沉的,他如何放得下心,住她一个人继续留在水岸。不由分说地,他抱著虚弱的她返回冥界。
“怎会伤成这样?!”喝声暴起。
天师得到消息,立即派遣小鬼探查,自己则先行下至地府,一面来瞧妹子,也与文竹青问清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瑶光半卧在床,有些儿发寒,小脸白得透莹。见大哥的爪尾眉和发须又在张扬,她强忍寒意,尽力把话说得平稳。
“是瑶光不小心,我、我不知那人是魔胎所化,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同他接触,他……他要欺负我,幸得文判官及时赶到,大哥……您别生气,我好好的,没受伤,只是、只是有些冷。”

鹊桥仙 

回复'25':“早要你别再流连水岸,那边的山头亦不平静,从来就是精怪聚集之所,若是潜心修行的那倒好,就怕遇上邪魔妖道。唉,你偏不听,瞧!真的碰上了,还是从鬼怒山下来的祸首。”他来回踱步,嘴不停歇地念著,阴冥地板差些要让他踏塌,多出个第十九层来。“可怒也!可怒也——”
文竹青此时上前抱了抱拳,坚定而和缓道:“一切怪我。天师尽可将怒气发在小弟身上。”
是他心不沉稳,生了涟漪,若待她能如以往清心寡欲,不动不乱,他定能早一步意识出她气息的变化。
“不是的,是瑶光任性。”
真怕他背下这罪名,自己又拖累他,瑶光一急,陡地由床上跪坐起来,只觉气息相冲,那感受彷佛回到她在水中丧命的那一刻,冰冷的水灌入鼻喉,她没法呼吸,从此在幽幽水泽下芳魂独依。
“大哥,不是文——”她的脸逼近透明,整个栽倒下来。
“瑶光妹子!”天师趋前欲扶,可有双臂膀比他更快。
文竹青将她接在怀里。
她身子又轻又盈,没半分重量,好似徒具形体,而这个形体正在消失,三分虚无三分缥缈,轮廓沾了光晕似地模模糊糊。
“陶姑娘……”他唤著,语气仍旧温和,淡然的眼底闪过些什麽,快得教人无法捉摸,双臂却十分温柔,轻轻放下瑶光的头,还不自觉顺了顺她的长发。等直起身躯,才发现天师正别具深意地打量著,他些微心虚,唇边浮起淡淡一笑,又忍不住瞥了眼半昏半沉的瑶光。
天师没多语,迳自在床边坐下,将他挤开了点。
仔细端详了瑶光面容,手在额堂和鼻下游走,忽而骂出:“这魔胎恁地厉害,已中我铜钱神器一剑,妹子不过与之交谈,竟使阴寒魔气侵入魂魄。若不趁他未成气候除之,后果不堪设想。”
不是交谈,该是那一吻,在口舌相触间音灌了妖异的寒气。思及此,文竹青双掌猛然一握,任由嫉妒之情占满心胸。
此刻,天师单手已运起剑诀指,以中指和食指同时按住她的眉心穴,口中暗吟咒语,灵气由指尖潺潺流入,不过须臾,瑶光的形体已见落实,不再轻飘飘的,如要飞走了一般。
“多谢天师。”文竹青见状一喜,不禁忘形了。
“我救我的妹子,你同我道什么谢?!”他眉目陡扬,目中戏谑了然。
文竹青神情一顿,竟不知何以回话,假咳了咳又四两拨千金地搪塞,“多谢天师未加责怪。”
“瑶光妹子遇上魔胎原是无谁能料,不能怪你,不过本天师倒有一事请教。”
“不敢。”他又抱拳,“天师请讲。”
那爪尾眉挑高,炯目如火。“妹子将串铃许为姻缘信物之事我已知晓。文老弟,你是瞧不起她?抑或瞧不起我?你既取下串铃,按理瑶光妹子是你的妻子了。前些日子我下阴冥来,托众位替瑶光留意好对象,实是想测知文老弟的心意,没想到你仍一副无关痛痒的神态,著实教人恼怒。”
“取下串铃的确是我的错。”他不想多说,淡然著脸。
闻言,天师猛地跳起,“那好,既已知错,如今弥补犹未晚也,你与瑶光妹子佳偶天成,我很是欢喜。”
“我不能娶亲。”静静地,文竹青道。
“不是不能。若是你不愿说,本天师出面与阎王说去。”
“地府该信守的规条不比天庭少。”他语气快了些,“天师不该不知,世间情爱是不能沾染的,心不动,强逼亦无用。至於串铃之事,只能说是我太过莽撞,惹得瑶光姑娘与天师不快,我十分抱歉。”这是他首次轻唤瑶光的名,虽说後头还加著姑娘二字,渐转清明的瑶光听在耳中,自有一股难以言喻的酸楚。
天师嘿嘿地哼了两声,双手抱胸。“要谈天庭与地府的条规吗?世间情爱不允许?嘿嘿,只庆幸此乃冥界,文老弟已非凡人,瑶光妹子更是不属尘世,这同世间情爱无关,是你取走她的姻缘信物,就该负责到底,要不,本天师誓将此事告至天庭,要众家评理。”
一只小手握住天师的红袍衣角,轻轻地扯动著,瑶光睁开似雾的眸子,柔缓而安抚地笑,“大哥,我不嫁他……您别恼……”
“不行。此事得有始有终,你非嫁他不可,本天师要嫁妹子,没有嫁不成的。”
瑶光瞄了文竹青一眼,视线相互接触,又极具默契地调开。
是的,心不动,强求亦无用,何苦……何苦……
“大哥,那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8 8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