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一世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三生三世枕上书下卷完结-第1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却又不能迈出那一步。
因行宫起了火势,上君罚阿兰若的十日静思也不了了之。嫦棣坑了她,凤九没将这桩事告上去,如嫦棣所说,以阿兰若的处境,即便闹开去,这样事也不过将嫦棣不痛不痒罚一罚。不闹开去,她还可以再坑回去,还是不闹开去好。被坑了,就坑回去,再被坑,还坑回去,看谁坑到最后,才是坑得最好。
行宫被天火烧得几近废墟,一山的茶花遭殃大半,连累君后的生辰一派惨淡光景,上君雷霆大怒,却因是天火非关人事,满腔怒气无处可泄,瞧着断壁残垣更添伤情,自以为眼不见为净,吩咐连夜收拾龙船赶回王都。
思行河上白雾茫茫,船桅点几盏风灯,晓天落几颗残星。天正要亮。
凤九躺在一蓬软乎乎的锦被里头,听得船头劈开水底浪,声声入耳,闻得瑞兽吐出帐中香,寸寸润心,脑子里缓慢地转悠一个问题:一觉醒来,黑灯瞎火间,发现床边坐着一个熟悉的陌生人,这种时候,一般人头一个反应该是什么?
照理是不是该尖叫一声扯着被子爬到床角,瑟瑟发抖用一种惊恐而不失威严的声音厉喝:“大胆狂徒,要做什么?”不过眼前这个人,着实称不得狂徒,且一向将自己当木头桩子,即便现在黑灯瞎火,你能想象谁因为黑灯瞎火就能对一个木头桩子做个什么?
想通此处,凤九放宽十万八千个心,慢吞吞从床上坐起来,慢吞吞倚着床头点起一盏烛火,将烛火抬起到静坐的美男子跟前晃一晃,确认面目确然是他,慢吞吞地道:“息泽神君,你此来……不会是走错房了罢?”
烛光映照下,今夜息泽神君的气色瞧着不大好,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目光像是要融进她眼中,行止间却没有什么动静,也不晓得在想什么。
凤九善解人意地掀开薄被起床,口中道:“我睡得足了,似乎神君你也累得很,是懒得再找屋子,想在我房中坐坐罢?那我去外头吹一吹风醒个神,你若要走时切记替我留个门……”
她这一番话,存的其实是个避嫌的用意,虽然阿兰若同息泽二人原本就是夫妻名义,但她不是阿兰若,同息泽也没有什么旁的话好说,三更半夜的,能避自然要避一避。
被子方掀开一半,却被对面伸过来的手稳妥地重盖了回去。息泽神君皱了皱眉,将一件大氅披在她的肩头,又递给她一杯还冒着烟的热糖水,才低声道:“不痛了?将这个喝了。”面上的表情虽然纹风不动,但这八个字里头,却听得出一种关切。
凤九捧着糖水,觉得莫名,他这个模样这个神情,自然该对着伤了指头的橘诺,这个时辰却杵在自己房中,还这么费心照顾自己,莫不是撞邪了罢?
凤九伸手将烛台拿到面上一照,担忧而诚恳地向息泽道:“神君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是阿兰若,不是橘诺,或者……你们撞邪之人此时看着我的确像是橘诺的样子?但我实实在在是阿兰若,你看着我像橘诺,乃是因为你撞了邪……”
息泽沉默地瞧了她半晌,“我没有撞邪。”
乍听此言,凤九莫名之上更添了几分疑惑,试探地道:“但一般来说,这种时刻你应该去照看橘诺啊。”
息泽的目光停留在她脸上,道:“我来照看你,这样不好吗?”
凤九想了片刻,有些明白地道:“哦,那就是橘诺让你过来照顾我,用这个情分抵消嫦棣将我关进九曲笼罢?她们姊妹一向是感情好些,我原本也就没有打算将这个事情闹给上君晓得。你为了此事这么费心来照顾我,我愧不敢当,其实添水喝茶之类,有茶茶在我身旁就好,或者没有茶茶我一个人也做得成,并不需人特别服侍。”
她将甜糖水递还给他,又斟酌道:“我们虽然没有什么夫妻情分,不过息泽你每次这样帮着她们,我其实觉得……不太合适。”她用了“不太合适”这四个字,其实何止不太合适,她实在替阿兰若感到不值,但她这个身份,也不过就是这四个字,说出来妥当些。
她坦坦荡荡地回看着息泽,却见他瞧着手中她递还的糖水发呆,好一阵才回道:“与那对姊妹无关。”又抬头看她道:“如今,连我倒给你的一杯水,你都不愿喝了?”
明明他面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但这句话听在耳中,却令凤九感到一丝颓然,她不喝这杯糖水原本是不想承他代嫦棣还的情,但他既然说不是,她再推辞也太过扭捏,呐呐接过道:“其实方才只是不渴,唔,现在又觉着有些渴了。”将糖水一饮而尽。
明明是杯甜糖水,唇齿间却感到轻微的血腥味,也不晓得是前几日被折腾得味觉失灵还是怎么。
说起前几日的折腾,沉晔服给她的那丸伤药其实只消了她半身痛楚,她昨夜同陌少在杏园中说话的时候,身上仍有余痛未消,此刻却一身轻松怎“爽利”二字了得,也不知是个什么缘故。果然是少年人,骨头硬,睡一睡便能包治百病吗?
神游间息泽已取过她手中的瓷杯搁在桌上,又扶她躺好掖好被角,道:“离天亮还有些时辰,再睡一睡。”
喝了糖水,凤九的确有些打瞌睡,但今夜息泽的所为却令她十分不解,他低头靠近她时,她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白檀香,令她感觉熟悉和怀念。只是息泽他既非撞邪又不是帮嫦棣求情,他今天晚上这样,难道是脑袋被门夹了?
房中的香供温和浅淡,正宜入睡,令凤九受用,虽然还有诸多疑问,但在睡字面前都是浮云,正要一脚踏入梦乡,一片黑暗中,却突然听息泽道:“那天晚上,你说你以前喜欢过一个人?”停了一阵道:“那个人,他让你很失望是不是?”
凤九心中一咯噔,那天晚上,自然是她将息泽当成苏陌叶领着他去看月令花的晚上,她同息泽说起自己喜欢过一个人,但这个人实在要算个烂人。
已过了十几日,息泽今夜突然问起,也不知所指为何。但这个疑问,着实不像息泽问出来的。息泽神君在她看来着实仙味儿十足仙气飘飘,不消说比翼鸟族,她认识的许多正经八百的老神仙也难比得上他的不食人间烟火样儿,后来即便晓得他喜欢橘诺,她也没有太多真实感,总觉得这个喜欢隔着一层飘飘仙气,其实不大像是红尘俗世中的喜欢。她着实没有料到息泽神君会问出这种红尘味儿十足的问题。
虽然他口口声声称自己没有撞邪,她担忧地想,其实,他还是撞了罢?
见她久久不语,息泽道:“他果然让你很失望。”
凤九在被子里头叹了口气,讪讪道:“其实无所谓失望不失望,只是有些时候,一段姻缘还是讲究一个缘分,我用了很多时间去赌那个缘分,结果没有赌来,我近来悟到没有缘分却要强求的悲剧,倒是有些看开了。若神君你在这上头有什么看不开,我们倒可以切磋切磋。”
明明是静极且黑暗的夜,却能感到息泽的目光定定落在自己身上,道:“如果他现在出现在你面前,你仍然不相信你们有缘?”
凤九笑了一声,实在是困倦,道:“我们之间,的确没有那个缘字,我同自己赌了那么久,也该是彻底放下的时候了,所以此时他出现或者不出现,其实都没有什么分别,毋宁说,他不出现倒更好些,我并不大想见着他。”
良久,听息泽道:“是吗?”
凤九恬淡道:“是啊。”又絮絮道:“其实神君你今夜对我说这些,为的什么我也都晓得,虽然我们担个夫妻之名,我知你一向很不情愿,也怕我痴缠你,所以才希望我能早日成就一段良缘罢?这个嘛,你不用操心,个人有个人的命数,我着实犯困,还有什么事我们明日再议罢,你走时帮我关一关门。”
息泽没有再答话,凤九自以为是他的心思被她看穿,有些羞恼。她觉得今夜自己真长本事,猜人的心思一猜一个准。但房中不知为何却有一种伤感将她压得喘不过气,息泽在她房中坐了许久,直到她入睡,也未听到他离开的关门声,那种白檀的香味却在安息香中若隐若现,久久不散。
凤九一觉睡到太阳过午,腹中空空,饥饿难奈。正逢茶茶领苏陌叶的口谕推门而入,邀她去船头吃烤鱼,凤九趿着双呱嗒板儿,欣然至之。关门时遥遥一望,房中床几桌椅,皆陈列有序,昨夜息泽搬到她床前坐的那个小绣凳,亦稳稳搁在床脚,她喝过的糖水杯也杳然无踪影,像是昨夜她并没有半途醒来,与息泽一番话也不过一场虚梦。
行至船头,打眼望去,苏陌叶捏着柄鱼叉,灰头土脸地站在一个破炉子旁,与她两两相望。
陌少风流,最擅细炭烹茶,大约自以为烤鱼烹茶都是一般的炭火事,难不住他,殊不知一则炉间事,一则灶间事,径庭大别。
凤九一肚子馋虫在瞧见陌少造出来的这个烂摊子时,陡然化成天边浮云,这一篇话传得中听,请她来吃烤鱼,看这个情境,却实则是请她来救场,烤鱼给他吃罢。
陌少指了指身旁一个红木盒子,虽则灰头土脸,笑得倒是风度翩翩,“晓得你没有吃什么就急匆匆赶来,特地给你备了碗粥。”
凤九欣慰陌少还存了半点良知,不客气地坐下喝粥。这个粥,是碗甜粥,软糯可口,但不知为何,总觉得粥入喉,舌头处留着一股淡淡的血腥,略去这一星半点血腥,味道倒还颇可圈点。
苏陌叶瞧她将一碗粥喝尽,手一指又到脚边的木桶,仍含着风度翩翩的笑,“粥喝完了便来指教我烤鱼,这个鱼得来不易,息泽神君特地交代,要做成烤的给你吃才有效用,可叹我文武双全唯独烤鱼有些……”
听到“息泽”二字,凤九最后一口粥硬生生呛在喉咙里,陌少赶紧递水,灌入口中,仍是昨夜一般的甜糖水。凤九和着糖水艰难将粥咽下去, 满头雾水地看向苏陌叶,“这个鱼也是息泽神君拿来的?我昨夜就觉着他有些不对,像是撞了邪,看来果然撞得很厉害啊,到今日还没有缓过来。不过,这个鱼他竟不拿给御厨反而交给你打理,你几时却同他有了这种深情厚谊?”
苏陌叶难得一愣,“昨夜息泽他将你抱回船上后,什么都没有同你说吗?”
凤九比他愣得更甚,呆呆地捧着糖水:“昨夜我情绪不佳,在杏园哭……呃,哭得睡着后,不是你将我背回船上的吗?”
苏陌叶从容将鱼叉递给她,“这个,还真不是。”
唔,昨夜。
昨夜真是发生了不少事,凤九肆无忌惮哭出来那一刻,杏园中平地的一阵狂风,苏陌叶不大清楚那是不是隐在花林中的东华帝君的情绪,一阵无措似一阵,一阵冷肃似一阵。他虽当惯了西海的逍遥皇子,不大常去九重天拜谒,却也悉知东华帝君无情无欲仙根深厚的名头。他第一次晓得,原来这位天地共主也有情绪。
凤九哭得用心又认真,抽噎声渐渐低不可闻,靠着树根搭着他的袍子累得睡过去。他原本的确是想着将她背回去,正要从石凳上起身,紫衣的神尊却已到杏树前,俯身将凤九抱了起来,他似乎就是在等着她睡着这一刻。
东华帝君,苏陌叶小时候曾去拜谒过一回,也不过是那么一回。凡人活在红尘俗世中,神仙活在三清幻境里,那时他觉得,那位高高在上的帝君,却像是既浮于红尘俗世外又浮于三清幻境外,目光中的淡漠,是真正视天地万物皆为空无。
他当年想着,或许这就是曾经天地共主的气度。
进入这个世界,他瞧着帝君与当年似乎有所不同,但因次次都隔得远,也瞧不出什么。今日他就站在自己跟前,怀中抱着沉睡的凤九,眼中流露出难见的柔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8 4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