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一世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霸艳风流-第8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阿飞贴着苏元春的柔软的耳朵轻声调情,“姐姐忘记了,前天晚上,我在桌子下面轻轻抚摩,姐姐就已经玉珠湿润,春潮泛滥了,真是很敏感啊!”
  “小坏蛋!说话羞死人了!”
  苏元春羞涩无限,感觉到他的色手爱抚着她的腰身向下滑动,抚摩揉捏着她的丰腴浑圆的美臀,她又羞又急地低声哀求道,“子建,不要这样!求求你了!姨娘和岳老就在旁边,他也在远处看着呢!”
  “饶了你可以,可是姐姐要老实认真地回答我的问题哦!”
  阿飞暗笑这样昏暗转动的灯光,不要说远处的马建设,就是旁边的姨娘和岳老也无法看清什么,不过是女人的羞怯罢了,他的色手依然故我地抚摩揉搓着她丰腴翘挺的美臀。
  “什么问题?”
  苏元春一边感受着他的温柔的抚摩,一边羞答答地看了一眼远处的马建设正和唐文兴们谈兴正浓。
  “姐姐和他的性生活和谐吗?”
  阿飞笑着贴着苏元春白皙的耳朵轻声调笑。
  “问别的问题,好吗?子建!”
  苏元春羞涩之中透着忧伤,黯然垂首。
  “我知道姐姐心里的苦闷,姐姐为什么非要憋闷在心里,徒自神伤呢!”
  阿飞温柔体贴地搂抱着苏元春温情款款地说道,“姐姐,说出来,心里会舒服一些的!姐姐不和子建倾诉还向谁诉说呢?”
  “他和唐文兴经营夜总会,早就变得荒唐,对我早就没有了兴趣,从有了莉莉,他就冷淡疏远了我。”
  苏元春满眼幽怨,黯然神伤,“多少年了,我们已经没有夫妻生活了!”
  “两个变态狂!我怀疑他们也是脔童案的帮凶!”
  阿飞怒道,“死不悔改,伤天害理,我要他们好看!”
  “不要啊!他可能也只是一时糊涂!”
  苏元春忧心忡忡轻声哀求道,“子建,莉莉不能没有父亲啊!”
  “看来还是夫妻感情深啊!”
  阿飞酸溜溜地说道,“你这么关心他,我很吃醋哦!”
  “吃什么醋?小坏蛋!得了便宜还卖乖!”


  苏元春听他如此说话,心里欢喜,娇羞妩媚地嗔怪道,“那天人家都被你那样了!”
  “好姐姐!那天被我哪样了?”
  阿飞看她如此妩媚的少妇风情,色手又开始蠢蠢欲动,探进她的旗袍开叉,抚摩着苏元春的雪白丰满的玉腿。
  “你坏!不和你说了!”
  苏元春感觉到他的色手熟练地上下其手,很快探入她的玉腿之间,隔着她的内裤抚摩揉捏着她的沟壑幽谷,她已经春心萌动,娇喘吁吁,“子建,不要这样!他们会发现的!”
  “姐姐还说不要,连内裤都湿透了!”
  阿飞更加紧紧地搂抱住苏元春,色手肆无忌惮地为所欲为。
  苏元春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她偷偷看了不远处的姨娘和岳老还在饶有兴趣地聊着岳老的黄昏恋,羞死人了,她的脚步已经凌乱,被他在玉腿之间的色手抚摩揉捏得浑身酸麻酥软,她突然张开了樱桃小口,想要呻吟出来,却强行压抑住了这声羞人的呻吟,天哪,他的手指居然放肆地进入了她的胴体,一个两个三个,在她的甬道里面律动起来。苏元春媚眼如丝地看了远处的马建设一眼,见他仍然和唐文兴搂着脖子说话,他哪里知道自己的妻子正在别人的手指下猥亵调戏婉娈喘息。苏元春双手无助地搂抱住他的肩膀,努力压抑着自己的喘息和呻吟,舞步凌乱不堪,脚步软弱无力,只好情不自禁地贴近他的身躯,雪白浑圆的玉腿却顺从配合地分开,让他的色手更加深入更加方便更加随心所欲更加恣意妄为!
  “好姐姐,那天快乐吗?”
  阿飞色手不闲着,轻声的调情也不放松。
  “快乐!”
  苏元春已经春心勃发,意乱情迷,近乎喘息呻吟地回答道。
  “好姐姐,是我的大还是他的大?”
  “你的大!”
  “叫我老公!小宝贝!”
  阿飞看她有点犹豫有些害羞,手指加快速度频率和技巧。
  “老公!子建老公,你饶了姐姐吧!求求你了!啊——”
  苏元春终于近乎呻吟的在他耳朵边压抑着哀求着,眉目含春,媚眼如丝,娇躯颤抖,甬道痉挛,春潮泛滥,居然泻身了。
  “好姐姐,你真敏感!”
  阿飞抽回手来,淫笑着吮吸着手指上面的汁液,“琼浆玉液,甜美无比啊!”
  “羞死人了!小坏蛋!”
  苏元春娇羞无限地在他胸膛上拧了一把,娇嗔道,“就知道欺负人家,占人家的便宜!小坏蛋!”
  “改天我请姐姐亲口品尝我的琼浆玉液,让姐姐占尽便宜!这样,姐姐总满意了吧?”
  阿飞坏笑着抓住苏元春的玉手按在他的高搭的帐篷上面,“我好想享受一下姐姐的香艳的口舌服务呢!”
  “小坏蛋,不理你了!”
  苏元春听他说话如此露骨,羞喜交加,粉面绯红,嗔怪地瞪他一眼挣扎着跑开了。
  许筱竹拉着马如兰的玉手走了过来,马如兰羞笑道:“怎么?惹元春生气了吧?”
  许筱竹向马如兰娇笑着说:“子建这个人啊,也有才!可是,就是花心大萝卜,而且喜欢毛手毛脚的,动手动脚的,不老实!”
  看来两女交谈甚欢,马如兰也娇嗔地瞪了他一眼道:“看着英俊潇洒,人模狗样的,其实不是好人!”
  “是不是子建今天招待不周啊?惹得阿姨和如兰姐姐如此生气!”


  阿飞知道美丽的女人总喜欢把自己装成一副圣洁、忠贞的样子,让人觉得难以靠近。但当她遇到一个可以让她依靠喜欢的人,就会撕下自己的伪装,也许淫荡,也许娇美,也许更加矜持,眼前两女仿佛在向他撒娇一样。他毫无顾忌地伸手一边一个搂住了她们的纤腰。
  两女尤其是马如兰根本没有想到他如此狂放不羁,惊惶失措,却又不敢用力挣扎,害怕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正文 第110章 贵妇破处
  许筱竹却温顺地任由他搂抱着到了昏暗转动的灯光下,她眉目含春地轻声说道:“听说子建收藏有非洲极品象牙,让阿姨和你的如兰师傅姐姐一起开开眼界吧?”
  阿飞大喜过望,欣然允诺,想起两女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喘息呻吟的媚态,他就忍不住欲火沸腾,急忙带领着两女偷偷上楼。
  许筱竹今晚打扮得格外漂亮:身着一件细棉紧身的黑色无袖夜礼服,坦胸露臂,外套一件玫瑰紫色绣花开胸上衣,长仅及腰,使她那优美的体型更加显得凸浮玲珑,婀娜多姿;脚登棕色高跟鞋,头挽高耸的发髻,上面别着一只镶满珍珠和各色裴翠的凤形赤金钗,凤嘴叼着一颗悬挂在金链上的明珠。走起路来,楚腰娉婷、体态轻盈,动人极了。那神态雍容嫺静,气质典雅,目光端庄凝重,俨然一派贵夫人的风范。马如兰一身深蓝色的长裙衬得她的象牙肌肤更加雪白娇嫩,玲珑剔透的身材无限美好,眉目如画,那俏丽娇艳的面容、清澈灵动的大眼睛、精致小巧的桃红小嘴、白皙细滑的香腮和似嗔非嗔的颦笑,确实可以称得上是国色天香了,她身材苗条秀美,裙子衬托下的双臂和双腿更加显得白皙动人。这女人乍看美丽不可方物,细看眼角鱼尾纹隐隐约约,然这淡淡皱纹不仅没有影响她的美丽,反而更显她的丰腴成熟之美,典雅知性之美,却多了知性女人少有的妩媚。马如兰的心情十分复杂,尽管平时她显得那么端庄、高贵、典雅、雍容、清高、自尊、贤惠、嫺静、温柔,尽管她在男人面前装得如何的冷漠、冷淡、无情、无心、无求、无欲,但是到了床上,她就开始思念男人,渴望粗暴的男人、雄壮的男人、凶扞的男人来侵犯她、占有她。有人说,女人需要温柔、需要体贴。其实此论大错特错。在她清醒的时候,在她装出高雅的时候,爲了显示“门当户对”她似乎需要高雅之士,所以她嫁给了那个上海大学的学者,其实在她的心目中的好男人,仍然只是具有阳刚之气的男人,前天晚上被张子建强悍征服,她终于体会到了男女之间的快乐真谛,她的反应敏感无比,防线马上溃堤,急速的春心荡漾,欲火难耐,显见礼教的道德无法压制少妇人妻久未享鱼水之欢的性爱欲求。
  阿飞将许筱竹马出如兰带进了秦巧巧的卧室,如约亮剑,亮出自己的极品象牙,任由许筱竹观赏把玩,贵夫人春心荡漾,如狼似虎,干脆品尝享用起来。马如兰开始还娇羞无限,看见他的身体都难为情,被他温柔搂抱,亲吻抚摩,又见许筱竹如此放浪,她也春情勃发,浑身酥软,瘫软在床上,任由他肆意轻薄,为所欲为。
  三个精光赤裸的男女忘情地沉溺在肉欲淫海中合体交媾着行云布雨,阿飞狂野猛烈地抽送撞击轰炸,平素高贵端庄的贵夫人许筱竹柔媚放浪纵体逢迎,美丽圣洁的绝色丽人马如兰此时正羞羞答答地欲拒还迎婉转承欢。马如兰那羞红如火的丽靥暂态变得苍白如雪,娇啼狂喘的樱桃小嘴发出一声声令人血脉贲张、如癡如醉的急促哀婉的娇啼。许筱竹顿时娇躯剧震,一双雪臂紧箍住他的双肩,一双柔美纤长的雪滑玉腿紧紧夹住他的腰身,一阵阵难言而美妙地剧烈痉挛、抽搐,丰姿姣媚娇艳迷人的玉靥浮现出如登仙境似的畅美春笑,凹凸有致香肌玉肤的娇躯透着晶莹的点点香汗无力地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无比的羞意,秋水盈盈的杏眼不胜娇羞地一闭,螓首转向里面,羊脂白玉般的芙蓉嫩颊羞怯得醉酒一般红艳欲滴,就是连耳珠及白皙的玉颈都羞红了。阿飞双手一用力,腰杆一挺,一手抱住许筱竹浑圆雪白的柔软玉臀,一手搂住她纤滑娇软的如织细腰,站了起来。美丽绝色的贵夫人又羞红了小脸,娇羞怯怯地一声声不由自主地娇啼轻哼。她不敢抬起头来,只有把羞红无限的美丽螓首埋在他肩上,一对饱满可爱的娇挺玉乳也紧紧贴在他胸前,那双雪白玉润、纤滑修长的优美玉腿更是本能地紧紧盘在他身后,死死夹住他的腰,因为一松她就会掉下地来。
  当又一波高潮来临时,许筱竹一阵急促地娇啼狂喘,“啊……”
  一声淒艳哀婉的撩人娇啼从春色无边的室内传出,许筱竹雪白晶莹的娇软玉体猛地紧紧缠着他的身体,一阵令人窒息般的痉挛、哆嗦,樱口一张,银牙死命地咬进阿飞肩头的肌肉中,高贵端庄的贵夫人再一次体会到那令人欲仙欲死的交欢高潮。
  也不知道他们翻云覆雨地疯狂交媾欢好了多久,只见马如兰星眸半睁半闭,桃腮上娇羞的晕红和极烈交媾高潮后的红韵,令绝色清纯的丽靥美得犹如云中女神,好一副诱人的欲海春情图。经过这几度香艳刺激又销魂蚀骨的性高潮后,马如兰有如盛放的鲜花般瘫软在阿飞身下,她半眯着一双媚眼,如丝缎般粉嫩娇滑的雪白胴体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香汗,圆润的双肩和平滑的小腹都在轻微的颤抖,胴体内散发出阵阵催情的幽香。马如兰娇喘着,口鼻中喷出来的热气芬香甜美,胸前那双傲然挺立的雪白丰乳亦随着她的喘息上下颤抖起伏,映起一片雪白乳光,乳峰上两颗勃起挺立的粉红乳珠微微翘起,似是在与她娇媚的面容争妍斗丽。马如兰那柔若无骨、纤滑娇软的全身冰肌玉骨一阵阵情难自禁的痉挛、抽搐……
  阿飞兀自屹立不倒,雄风挺拔,他搂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6 18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