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一世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妻性爱-第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从亓耍涞萌瞬蝗恕⒐矸枪怼
“放嘴啦!我想事情,你别闹。”
黑头还是固执地咬住,想将她往小院方向拖行。
“你到底——”她话猛地截断,看见四个尖耳大肚的低层灵正跃过大声嫂家的院墙,“糟,是魑魅魍魉。”她一惊,身形飘然而去,移动时形体显得透明。
“嘘……”她朝黑头比个噤声的手势,怕打草惊蛇,因小鬼中就属魑魅魍魉最难缠,他们是有名的各自肚肠,灵层甚低,向来听命他人,容易受驱使,害人的招数层出不穷,只问结果,不择手段;但若控制得宜,又能成为得力的帮手。
她与黑头伏在窗下窥视,大声嫂和豆子睡得正香,屋内屋外均是漆黑一片。
四小鬼不交一语,入了屋便分头行动,一只倒光厨房大水缸的水,一只倒光脸盆裹的水,一只放掉院外储水槽的水,一只则把屋中所有茶壶的茶水全倒了。
忙碌了会儿,四只小鬼聚在一块儿,咕哈笑道——
“明儿个,她非到河边提水不可。”
“是啊,煮饭、洗衣、喝荼、洗澡,总得用水,她一定得去提水。”
“她一去提水,我两手就往她腰後这麽一推。”边说著,边摆出推人的动作。
“我再抓住她双手不教她爬起。”
“我蒙住她的嘴,嗓门再大也没法儿呼救。”
“那我就压住她背脊,让她想撑也撑不起来。”
“嘿嘿嘿,文爷心思未动,还没下指示,咱们便替他办得受受贴贴,他老人家知道了肯定欢喜,说不定将咱儿推荐给天师。”
四鬼又一阵怪笑,倏忽间已跳出窗门外,无声无息跃过院墙,不见影踪。她反应甚迅,在他们跳出时,身影缩向墙边转角,直到四周恢复平静,捣住自己嘴巴的小手才缓缓放了下来。
“差些儿教他们发现呢。”她喘了口气,对著黑头微笑。
“呜呜……”老狗摇著尾巴。
“地府又派鬼差来提大声嫂的魂魄了。”听见魑魅魍魉的对谈,虽不知“文爷”是谁,但“天师”两字却如雷贯耳,如她这种飘渺的孤魂野鬼,没人供奉、无所依附,若是遇上天师,不知会被如何拾掇?!她随即又想,被收拾了也非坏事,省得一个影儿孤孤单单,唉……
抛开乱七八糟的思绪,她抚著黑头的顶毛,静静道:“我想,大声嫂的大限是到了,咱们要阻止也无能为力,唉……她若死,小豆子就孤零零一个,冷了由他、饿了也由他,没人煮饭给他吃,没人为他裁衣缝鞋,没爹没娘,没人疼爱关怀,从此,就只有自己一个,就像……就像我一般模样。”她说著别人,也说著是自己。

鹊桥仙 

回复'8':这好久好久的时间,她或者模糊了亲人的面容,或者忘记一些关於自己的事儿,但心是不变的,同样的善感,持著一份柔软的明心。
黑头似懂非懂,大眼眨了眨,喉间呼噜呼噜地低响。
“唉……”她又叹气,咬著唇同老狗对看了会儿,心中委实难以决定。沉吟片刻,她忽地头一甩。“不管了,要帮就帮到底。”接著,她飘入屋中,到厨房取来一大一小的木桶,掉头往河边去。
黑头知晓她的心意,兴奋地绕在她身畔,见她将小木桶装满水,它趋前自动地叼住,等她将大木桶也装满水,一鬼一狗才返回屋中,来来回回几趟,厨房的水缸溢满了,院里的水槽也满了,脸盆也有水了,天一亮,大声嫂可以煮饭烧茶水,不必再到河边去了。
“这些水够用两、三天,届时,咱们再帮大声嫂提水。”她抿唇笑著,眼眸中有好多的愉悦。
这不知是她第几次救大声嫂了,刚开始是巧合,那小鬼首次来提大声嫂的魂魄,大声嫂正准备油炸豆腐当晚饭,还一边赶著小豆子洗澡,听见她骂得好大声响,“你这短命小鬼,要老娘喊几声才肯进来?!我把你这小鬼丢到油锅里炸,瞧你还躲不躲?!”她骂著不肯洗澡的小豆子,可那个正要跳进屋里的真小鬼听了,吓得惊慌失措,又听见大声嫂僻哩咱啦连环快骂,这么泼辣的魂魄是不敢要了,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
她躲在一旁瞧著,也不肯出来同那小鬼提点,笑得险些岔了气儿。
後来接二连三,她有意帮她,不愿大声嫂跟著鬼差去,便暗地里多加阻挠。
“我走啦,你也该歇息。”她赶著黑头回狗窝,转身待要飘出院落,原趴下的黑头突地立起,喉闻发出戒备低咆。
她亦有所感应,这一回身,正巧对住去而复返的四小鬼。
“嘿嘿嘿,要不是我眼儿尖,瞥见墙边一团白影,咱们岂不是功亏一篑。”他们分四边将她团团围住。
“你们想干什么?!”她也非胆小鬼,横竖是被堵了,逃不了不如迎战。“羞羞羞!四个打一个,还要不要脸啊?!”
“哟——嘴还挺利的,教你一个乖,咱什么都要,就是不要脸!”
“别再过来啦!要不,我可、可不客气了。”
“凭你这点儿道行,就别跟咱们客气啦!嘿嘿嘿——”
此时尚自斗嘴,反倒是黑头先发制人,哦,不对,是先发制“鬼”。地猛扑上去,爪子划过鬼魅灵体,虽然抓空,那四小鬼倒教它的气势吓退一大步。
“黑头,回来!”她轻呼,怕魑魅魍魉联手对付它。
“教你有路来、没路回!”
四鬼怒骂,相互使著眼色,下一刻,两只对黑头,两只则缠住她。黑头的耳让鬼扯住,尾巴也教鬼拽著,它拚命甩著、扭著,那两只鬼紧紧依附在它背脊,一边咭咭尖笑。
“黑头!”她一惊,想冲去帮它,剩馀两鬼亦跳上她肩胛和头顶,扯她的长发,咬她的颈窝,她好痛,感觉尖锐的牙刺进肉里,头皮生疼。
“走开!”她奋力甩掉,顾不得自己,身子飘向老狗,见他们将它咬得血淋淋,两只耳都扯出血来,心中又气又急,徒手掐住两只鬼的後颈,硬逼他们松口。
“呜呜……啊呜……”黑头摇摇晃晃站不稳,“咚”地一声跌在地上。
“黑头——啊!”地喊著,方才教地甩开的两只又摸上来,各咬一边的手臂,她手劲卸去,捏在手里的两只也逃了,反过来吃咬她。
“走开、走开!走开——”她不住喊著,甩也甩脱不开。
“认不认输?”
“不认!”好痛。
她像黑头一样跌倒於地,已顾不得反击,只能缩著身躯护住头,模糊瞧见自己鲜血,已有好久好久,她不曾流血了,原来,鬼魂也有血。
“认不认输?”尖锐的语调阴恻恻的,“再不认输,咱们便将你分食,要你魂飞魄散。”
她微微一笑,恍惚想著,魂飞魄散也好,连鬼都不用当了,人死变鬼,鬼死了,变成什么?没有三魂没有七魄,人世与冥幽再也不于己事。也好……也好……
“老大,咱、咱好久没吃人啦!”涎箸口水,血味刺激味觉,肚中馋虫大动。
“笨蛋,她是鬼不是人。”
“唉唉唉,可瞧起好好吃,闻起来也挺香的。”
“吃吃看,不好吃再吐出来不就得了。”
“对、对!”
四只鬼鬼性大发,各咬住一块肉,正欲大快朵颐,一阵阴风吹拂,扫得魑魅魍魉面顿生痛,尖牙不由得放开。
“死性不改,劣根难除。”那语气矛盾的温和又矛盾的阴沉,白衫男子随阴风而至,无声无息。
他静谧地负手而立,脸孔隐在黑暗当中,细长双目精光迸发,冷森森地瞧著紊乱的现场。
待看清来者为谁,四小鬼吓得屁滚尿流,咚咚咚咚接连由昏迷的女子身上跃开,团团抱在一起,细脚发软,又不中用地跪成一团。
这下可好啦。完了、死了,死了还得再死一次,无转弯馀地。
四只鬼浑身打颤,异口同声,“文、文、文……爷……”

鹊桥仙 

回复'9':第二章 阴冥来客不畏寒

 
  他观察著她。

   瓜子脸透白如莹玉,眉睫密而细长,唇瓣薄而可怜、血色极淡,微微启著,黑缎般的发丝贴在颊边胸前,烘托著一副楚楚神态。
说是魂体灵魄,却不尽然,他抱她来此时,虽无重量,双臂碰触的是实质身躯,感觉得到女子特有的柔软;说她是人,更不可能,世间不否认有异能者存在,肉眼可见阴冥,但她不是;若说是精怪——
他眼眉微沉,俯下身,鼻子几要抵上她的肤,轻轻嗅著。
她身上并无腥膻骚气,漫进鼻腔的气味很是清淡,他道不出是何香气。鼻子往下移,在颈高处顿了顿,又沿路嗅了回去,然後鼻尖对鼻尖、他的瞳中有她,她的眸中也映著他,女子已醒。
“啊啊——”顿了会儿,她终於回神,慢半拍地发出尖叫。
“姑娘莫惊。”他缓缓撑起身躯,出言安抚。
没有一个清白的大姑娘在这等状况下能不惊惧的。
她眼睛睁得圆亮,抓著被子反射性地往床角缩,这一动,颈项一阵麻,她伸手去摸,发现那些教魑魅魍魉咬伤的口子复原得极快,而手臂亦是,仅留下隐约可见的尖牙痕迹。
老天爷!这是怎么回事?她竟有足够的灵动力在短时间内自愈?!
怔怔抚著颈子、瞧著手臂模糊的伤口,脑筋仍转不开来。
人非人、鬼非鬼,更非神佛,她到底是什么?!难不成,她变成了精怪,只是自己毫无知觉?
“我、我我……”她受到不小的惊吓,语不成句,不知该说些什么。
“莫惊。”那声音虽低幽和缓,不含敌意,此刻之於她,却如细毛刺入耳膜,教她一颤,终於捉回神智。
两眼抬起,她重新望向他。男子嘴噙著淡笑,五官十分柔和,尤其是一双细长的眼,配著斜飞入鬓的眉形,颇具雅气。
瞧起来不像坏人。她心稍稍定下,正要开口,却意识到另一件事——
“你、你瞧见我了?!”
他微怔,立即猜出她为何有此一问,原来世间凡人瞧不见她,那么——她该是属於魂与魄,形体是生前的模样,是早逝红颜。
眼眉更为舒缓,他淡然地道:“在下双目并未失明,姑娘就在眼前,我当然瞧得见你。”
“哦……你、你见到我,我、我……”她尚在消化目前状况。
“昨夜,因读书烦闷至河岸漫步,惊见姑娘倒在岸边,在下才将姑娘带回。”他平顺解释,身躯离开床沿,脸上的神情优雅无害。“你别怕,在下并无恶意。姑娘可是陶家村人土?家任何处?一夜未回,家里人肯定心急如焚,若不介意,在下可为你前去知会。”河岸一带的人家,十户有九户姓陶,自成村落。
果然是读书人。见他退开,双手负於身後,著白衫的颀长身躯自有一股俊逸。
她心稍宁,在那温和的语气和注视之下,脸竟觉得燥热起来,抬手去摸,仍是冷冰冰的触觉,没有丝毫温度,但那把火著实在烧,闷在体内无形地燃烧,只有自己的感觉最清楚。
她亦知某些世间人天赋异禀,双目能见幽魂鬼神,能与冥界沟通,可在人间与鬼界自由来去。他见著了她,还将她带回,无法解释其中奥秘之处,只得将一切的不可解归於巧合与缘分。
迟疑地放下棉被,她怯怯地对他笑,双脚刚伸下床,一瞧,羞得不知所措,她的鞋袜已教人脱去,裸露出两只雪白无比的莲足。
“啊!”轻呼一声,赶忙又伸回被中。咬著唇垂著头,她真不敢瞧他了!姑娘家的双足让男子摸过、瞧过,她虽是魂魄,也觉万般羞涩。
“姑娘?”他唤了声,不扬不躁,彷佛卸下她的鞋袜、瞧了她的裸足,是件再自然不过的事。
毕竟是在阴冥之中太久太久了,来来去去都是幽幽魂魄,记生前功过、论生死时辰,对他而言,这空间无悲无喜、无男无女,无世间一切的道德规范。
“你别急著下床!多歇息一会儿,我替你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8 8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